《重生之城》第二章

《重生之城》第二章

新興城是個讓人無法理解的城市,在全國所有大小都市裡面,只有這裡出入需要核對身分,嚴格又繁瑣的檢查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從未有人質疑過。

 

所有交通工具只能到達城外的終點站,居民進出都必須經過檢查哨之後再換搭市內交通運輸。除了造成極大不便之外,對於終日高聲疾呼民主、自由的政府,新興市的存在與怪異性顯得如此荒誕與諷刺。

 

這城市全市共分四區,除了西區是最早期開發區,因此還保留許多綠樹公園,另外就是南區屬於較繁榮的商業區域,其餘兩區幾乎全是清一色的五層樓灰色水泥國。 在這裡沒有半棟私人興建住宅,政府規劃興建,整齊劃一,雖然不具美感特色,但整體看來有種制式的乾淨安全感。

 

只不過近來整個城市的樣貌改變不少,越來越密集的人口讓城市充滿壓迫,可是沒有人了解為何政府還是只願意蓋五層樓高的公寓,每個人分配到的單位越來越狹隘,他們寧可讓居民住的不舒服也不願往天空發展。

走進自家附近的一家小餐館,趙龍豪氣的點了平常捨不得吃的幾道菜,更破例開了瓶啤酒慶祝小弟的畢業。

 

「大哥,我跟你說。」

 

坐在狹小的餐館裡,才幾桌的客人就顯得擁擠不堪,只見趙虎幾杯下肚後,居然開始有些大舌頭,口齒不清的嚷著,讓趙龍不禁搖搖頭,將來要成為社會菁英的人,怎麼可以如此沒有酒量;而自己擁有不知遺傳到誰的海量,卻不過是個清理垃圾的清潔隊員。

「我今天最要感謝的就是大哥你。照顧我們兩個真的非常辛苦。」

 

趙虎說完又一飲而盡,從露在衣領外的脖子轉紅的速度就可以看出他酒醉程度。

他抬眼瞧見餐廳老闆正費力的擠過客人與桌椅所形成的障礙物,提著一手啤酒擺在桌前。

 

「阿虎,恭喜你第一名畢業。」

 

餐廳老闆姓賴,他自己開了一瓶啤酒,倒在杯裡滿滿都是金黃色泡沫。我開心的看著,那真的讓人愉悅的顏色,難怪大家都捨不得戒掉它。

 

賴老闆用力拍著趙虎的肩膀,大笑說著:「你真是我們新興市的光榮。」

 

這時全場的人紛紛回過頭,有酒的舉起酒杯,沒喝酒的以茶代替,陌生的大家都高舉起玻璃杯,同聲祝賀趙虎優異的表現,完全不似平常彼此之間的漠然冰冷。

 

畢竟趙虎是新興市民第一個出去念州立大學的人,更不用說還是以如此優異成績畢業。這讓一向被譏為次級貧民城市的居民終於可以稍微挺起腰桿,忘記平日遭受的嘲笑與不平對待,即使這有可能會只是唯一的案例,大家還是享受這短暫的榮耀。

 

小弟被拉去和鄰桌輪番拼酒,留下趙龍跟老闆兩人繼續喝著。這人用手抹去嘴邊的泡沫,「時間過得真快,你們三兄妹搬來這裡已經快七年了。」賴老闆感嘆地說。

 

說完繼續倒出金黃色液體,「我幾乎快以為你們是這裡的原居民了。」他說。

聽到這裡趙龍心裡開始有些許的不悅,雖然十年前是因為父母早逝導致生活困頓,苦撐幾年後,又很倒楣地發生車禍,才導致於自己被迫帶著年幼的弟妹搬遷到這裡生活。

但趙龍一直以首都人自居,高傲的要求弟妹要維持應有的生活品質,甚至不惜再多接幾份工作也要讓他們可以有機會離開這兒。

他的心裡有個願望,當初是自己將他們帶到這裡來,總有一天也要負責把他們帶回去。

在這個次級城市生活七年中自己悟出了一個真理,就是若不想辦法掙脫環境,遲早有一天會在這新興市裡變成垃圾。

 

有了這層體會後,趙龍不再只做單純的垃圾清潔工,還更深入的走進汙水道,做沒有人願意做、但薪水是一般工作三倍的糞坑處理員。

 

「處理員…」

 

想到這個名詞趙龍不禁勾起嘴角笑了起來,再灌下一杯啤酒。

 

這個與工作內容成極端反差的優雅稱呼,據說是前幾任市長一時心血來潮所想出來的,只是好聽的名字是無法掩蓋裡頭的骯髒惡臭,就像新興市其實一點也沒有新興的生命力。

 

但起碼這個處理員的工作,能讓弟弟與妹妹能過著不與首都脫節的生活,做大哥的也就樂得繼續在地底奮鬥下去,糞坑的味道就像錢一樣富有魅力。

當趙龍還在享受微醺的快意時,瞥見小弟已經醉攤在桌上,看著他搖頭晃腦的神情,讓趙龍腦海裡浮現起趙虎學著牙牙語的稚嫩畫面,才不過轉眼瞬間,竟已成長得如此模樣,那是只有為人父母才能體會的複雜心情,趙龍感到滿意的堆起笑容。

 

回家的路上,趙龍攙扶著腳步凌亂的小弟,無風的夏末夜晚還是略感悶熱。他用著只有趙虎四分之三的身軀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雖然全身被汗水浸濕但心裡是快樂的。

 

一路上聽趙虎不停地片斷重覆說著遠大的夢想,他耐心聽著、一同做夢。因為他自己也相信終有一天絕對會實現;看著走在另一邊的菲菲,他咬了咬牙,再拼一陣子吧,等存夠開刀的錢就退休。

 

只是到那時要做甚麼?趙龍在心裡想著,就睡覺吧,把這十年來沒有一天睡飽的時間一次睡個夠。

 

 

幸好家裡離賴老闆餐廳只兩條街的距離,三人沿著中央公園走沒兩分鐘就到家了,只是趙龍跟菲菲兩個人硬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將趙虎攙扶上三樓。

 

這房子是當初搬來這城市時意外抽中的。

 

說起來真是運氣好,那天原本只是要去市公所辦理清寒補助,辦事員熱心告訴趙龍,政府為了鼓勵國民搬到這座新興的城市,舉辦免費抽國宅的活動。

開始時自己根本不相信會有這種狗屎運氣,極其隨便地按下電腦按鈕,沒想到幸運之神當天真的降臨在身上,竟然就抽中這間兩房一廳的單位,從此他和弟妹不必三個人擠在只有一張雙人床大小的出租套房裡過活,正式擁有一間可以遮風避雨的家。

它是一棟標準五層樓的國民住宅社區,雖然外表也同樣是灰白的顏色,但至少自家樓下有個小花園,順著騎樓邊延伸到社區停車場,雖然不過就幾棵矮小的灌木樹叢,仍然比起其他棟社區直接面臨大馬路,終日車塵飛揚、吵雜不堪,即使鄰近檢查哨,出入稍微方便,但是生活品質實在不佳。慶幸自己這裡有個小花園稍事阻隔,起碼還算是清淨。

雖然趙龍的心裡很清楚,明明這兒的生活比在老家更安穩,但心裡那份異常的執著 總是不停在耳邊繁複叨唸著。

 

老家那兒有人在等著自己。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