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

《你好,克拉克先生》2

南bar天音樂製作公司,員工人數破百,但多數人一看到這名字,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會真的覺得霸氣、百分之十會誤認成某間鄉下的複合式KTV酒吧,百分之十五的人會覺得很像連鎖釣蝦場兼熱炒店,剩下百分之七十的人則默默浮現…

 

一定是「南霸天」這名字被別的公司取走,但老闆硬要叫這個名字!!

 

沒錯,這導致張大力進公司至今,遞出名片都還覺得臉紅。

 

特別在出席某些流行音樂圈社交場合時,他十次有九次被當成是賣伴唱帶的廠商業務,剩下那一次是他忘記帶名片的時候…

雖然從待遇和工作量來看,這是份不錯的工作,一個月好歹有三萬出頭,早上九點半進公司打卡,六日固定能放假,一年後有帶薪假十天,平均每天下班時間晚上六點半,工作通常也不用帶回家。

 

以爆肝的音樂同業來講,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天堂待遇。

 

可是最大的問題,也出在這天堂待遇的背後。

 

因為CASE少、公司簽約的藝人更少、在業界的知名度更是低到連上帝也救不了。

 

最悲哀的,南BAR天公司確實是1970年代靠賣伴唱帶起家的家族企業,最高端主管群還是用紅包場豬哥亮時代的侏儸紀經營思維,目前最大的收入來源,是跟主流的音樂公司合作,提供器材和人協辦大型活動。

 

而且,每年收入其實還挺不賴的,當然,對老字號企業來說,穩定的賺錢是好事。

可是對當初懷抱音樂夢和製作人夢的員工來說,是一場無止盡的噩夢…

 

別人苦得半死在錄音室校對音軌時,你在處理行政。

別人拚老命替藝人喬檔期錄片時,你在處理行政。

別人蠟燭兩頭燒的在廠商和公司接洽演唱會時,你依舊在處理行政。

別人終於熬出頭能獨立策畫唱片時,你的行政能力已經具備奧運資格了。

總之,這是間賺錢的公司、穩定的收入、讓人憂鬱症的好工作。

 

張大力,25歲,南BAR天音樂製作公司,音樂經紀科初階專員,四個月零五天。正面臨人生最大的危機。

一個關乎他會不會丟了頭路甚至欠債跑路的A級危機。

 

「好,張先生,請開始報告吧!」

 

大會議室中間的橢圓形會議桌,清一色坐著頭髮已灰白的金主群,桌牌上的頭銜都是總經理、副總、協理嚇死人的職位,尤其正中那位,一身中式淺灰西裝,掛著金邊眼鏡的老先生,視覺年齡少說70,如果不是桌牌上寫著董事長三個字,他滿臉和藹的笑容,絕對會讓人誤以為是哪個假日帶孫子到公園散步的慈祥爺爺。

 

更驚人的,這位董事長胸前掛著畢業典禮和婚禮時用的紅色胸徽。

 

對,上面有朵花的那種。

 

張大力雖然緊張到快胃潰瘍,但還是差點為了這種穿著笑出來。

 

不只大力,還有擠在會議室周圍的其他公司員工,所有人都在為這群看起來像長青老人槌球俱樂部的組織竊竊私語,話題不外乎都是…

 

這真的是大名鼎鼎的天爵音響工程公司嗎?

這家不是專搞中南部地方秀場的土豪公司嗎?

怎麼這次會大手筆想跟我們搞流行音樂季?

 

「大家怎麼都愣著,快鼓掌啊!王董,不好意思,公司的年輕同仁被您的氣勢震懾到了,快點鼓掌啊!」

 

副總看不下去了,急忙起身炒熱氣氛。

 

其他主管見狀,都使出『你們再不鼓掌,今晚就準備加班加到死』的溫柔眼神看向各自的員工。所有人立馬響起嗑了藥之後才能出現的超劇烈掌聲。

 

「謝謝,謝謝,各位太客氣了,今天是我們公司有求於你們,受這種禮遇,太不好意思了」,王董事長撐著拐杖,稍微起身點頭致意,臉上始終是和煦的笑容。

 

不過,笑容和煦的程度恰好跟大力的恐懼成絕對正比。

 

當他回神時,正站在大型投影幕前,左手是簡報筆、右手是麥克風,這樣的報告上台,他做過無數次,但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樣如此死定的感覺。

 

今夏最強海濱音樂狂歡季。

 

這個專案不能算是他原創的,是主管看到他拿來的DEMO時提出的,簡直就像事先想好一般,翻一翻抽屜就拿出厚厚一大疊企畫書,上面還積了厚厚一層灰。

 

主管替自己想好案子,大力一開始爽到不行,因為每年四五月是公司的地獄時期,整個音樂娛樂界都在規劃七八月的暑假熱門檔期,南BAR天雖然老牌,但也深知夏天就是年輕人奔向海邊喝到爛醉的時候,所以嚴格要求每個部門都要提出新構想,這種動腦的工作,當然就落到大力身上。

 

就在想破頭策畫不出活動時,他被派去清理倉庫,這是所有菜鳥的每周工作。

 

這個工作,不只是排排東西,還要將陳舊資料一個個看過,決定要留下或者丟掉。

 

下班前,他翻到一張塵封已久的光碟。

上面寫得很簡單。

 

  1. 克拉克 試唱DEMO

 

這是一段看似用家庭用手持DV錄的影片,長度只有8分20秒,鏡頭畫質不是很好,似乎是在某個公園,聲音中參雜許多車聲、人聲、小販叫賣聲,這影片說是DEMO,還不如說是有人在旁邊偷拍來的。

 

影片主角,坐在一個街頭藝人的位置上,年紀大約40上下,膚色黝黑,體型稍狀,綁著頭巾,蓄著有設計感的鬍子,衣服是隨興的牛仔褲加上簡單的襯衫,勉強算得上瀟灑但還不到帥氣的音樂人造型,四周的觀眾不多,但各種年紀、家庭、穿著都有,旁邊一個應該是助理的年輕人在整理線跟小音響。

 

影片一開始,他與觀眾寒暄了幾句,臉上一直掛著燦笑,看來觀眾緣不錯。

紅不起來的街頭藝人吧?

 

大力心裡想著,將這片光碟的序號列入回收名單,準備按下停止鍵。

 

然後。

他的手凝住了,就凝在停止鍵上。

 

「景色猶原攏總無變化 來到故鄉的海岸 你若問阮阮心肝就疼 當初離開是為啥…飛未行 敢講是阮的命 像斷翅的鳥隻 孤單 永遠攏徛佇遐 阮的心情只有講予山來聽 故鄉的山…」

 

大力初聽這首台語歌,愣了幾秒才想起是江蕙二姊的落雨聲。

因為震撼太過強烈。

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克拉克先生。

完全將這首女性詮釋的歌曲,唱出不同的味道。

敘述思親和離鄉情懷的細膩,多了層男性的滄桑感。

 

很深很沉鬱的情感,高音部分用渾厚的中音嗓替代,豐沛的情緒被濃縮進歌詞。

如果二姊唱的是讓人流淚的一副細緻刺繡

克拉克先生的歌聲描繪,是一塊刀刀入木三分的深褐色雕刻。

同樣鑽入人心深處、同樣撥動感情最內裡的湧動。

 

一把吉他,一套廉價音響,單靠一人的歌聲,卻唱得現場陶醉不已。

 

這時,錄影的鏡頭流動,一個女人入鏡,說準確點,是個也在錄影的女人。

 

錄影的女人半蹲在地,摟著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女孩,兩人跟著唱著。

 

是這歌手的家人吧?大力心中直觀的想著。

這麼厲害的歌手,為什麼過去完全沒人知道?

這種等級,不管放網路或參加選秀,一定紅到翻過去啊!

難道是因為唱得歌不夠年輕化嗎?

 

大力不停問著這些問題,將影片裡唱落雨聲的片段放了一次又一次。

 

他心想著:「我絕對不能讓這個音樂人被埋沒!」

 

「大力,下一張啦,你在幹嘛?」

 

VIVI的小聲提醒將大力喚回現實。

 

大力從放空中跳出來,才發現自己居然在無意識狀態下將整個音樂季的規劃說完了,準備進入最重要一段。

介紹這次要簽約作為主秀的MR.克拉克

 

幹,這是要怎麼介紹?我現在只有那段影片可以用啊!

 

不管了,先報告完再說!

 

「恩,抱歉,各位長官,那現在我接著要撥放一段克拉克先生的素材影片,希望貴公司能表達贊助及出資價格,我方目前提出的底標是…恩,五百萬,本公司期望的分成是23%~28%之間,也就是120萬的區間,額外費用包括整體售票及行銷規劃,還有…」

 

「不好意思,這部分,音樂經紀科有新提案。」

 

一個淡定的聲音在門邊響起。

 

會議室內所有人看向門口,來者是音樂經紀科主管,執行組長嚴正文,Ethan。

 

張大力的直屬頂頭上司。

 

也是公司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冰塊臉主管,41歲,已婚,綽號石佛,所有員工都知道,石佛不像其他主管機機歪歪,也對偷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上班時間話也超少,但只要他一主動開口。

 

就是工作災難降臨的時候…

 

「克拉克先生的案子以五百萬投資,大力在跟我提案時,說這樣太可惜了」

 

拜託拜託,老闆,你不要害我跑路! 我哪有這樣說啊!!

 

大力的心中在瘋狂吶喊,但今天真的不是他的日子。

 

「他說這專案至少價值五千萬」

 

這話一出,南bar天公司全體倒抽一口涼氣,會議室安靜整整五秒。

 

更讓人意外的是,王董笑了,笑著站起身來。

 

「好,很好,年輕人就是該勇敢一點!你,叫張大力對不對?說說你真正的想法吧!」

 

張大力覺得世界一瞬間變成黑白的。

 

看來,我25歲之後的人生都要在負債中度過了…

章節目錄

共 4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