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五章

《雙生殘影》第五章

次日蕭艾起了個大早,對於昨夜所發生的事,簡直像做一場紛亂的夢,她越想越不真實,夢境中蕭梅赫然出現,回想起妹妹所講的最後一句話令她感到毛骨悚然,她倒寧願真的只是一場夢。

 

越想越煩躁,最後索性掀開棉被蹭下床,蕭艾感到腳底的地板正像流沙緩緩滑動,她趕緊再坐回床上,雖然常自嘲再也不會對人生中遭遇的任何事感到驚異,但現在覺得簡直是自以為是的輕率誑語,蕭梅的行為讓她再次感到震驚與不安。

 

雖然兩人是同卵雙胞,但個性卻全然迥異,這個妹妹自小便老愛幹些驚世駭俗之事,好長一段時間只因為閒來無事,打發時間的消遣居然是站在火車鐵軌旁,等待火車駛來的剎那間往對岸直奔而去,為了這事鐵路局人員不知道到家裡多少次,母親除了再三道歉也無法改變小女兒愛尋刺激的瘋狂拗性。

 

只是父親在世時也算是地方上的一介仕紳,進退皆有方有度,哪裡經得起如此刮臉之事,他與母親終日為管教方式爭吵,然而母親的倔強是隱性,父親越是嚴厲母親就加倍溺愛蕭梅。

 

想到這裡蕭艾打算簡單梳洗完後再去見母親最後一面,之後便直接回新城恢復原本的生活,待在這裡不過兩天就讓自己變得混亂不堪,她不習慣沒有克制能力的自己。

 

一但打定好主意後思緒便開始清明,遂起身走進浴室,瞥見昨日被撂在浴缸邊的手機,殘存的電力僅足夠讓她發現螢幕上出現無數通未接來電便一切歸於黑暗,她接上行動電源後並不急著開機,那號碼的主人八成是發現蕭艾沒再撘理他的叨唸後試圖再聯絡,鍥而不捨的成果便是如此驚人。

 

幾乎可以想像出男友昨晚暴跳的神情讓蕭艾忍不住嘴角微彎,沒想到向來淺眠的她竟會像嬰孩般睡得如此安穩,這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了醫院蕭艾不急著上樓,自從回到奉陽之後,胃疼的毛病便一直沒消停過,時不時地就要鬧上一會兒,她在醫院地下室的咖啡廳點了杯咖啡,說來這也是胃疼的元兇,但她始終無法戒斷。

 

她用攪拌匙不停的畫著圈圈,看著在杯子裡形成一場小小漩渦,突然對面的椅子被然拉開,有人一股腦兒的坐下來。

 

「終究妳還是來看媽媽了。」她沒抬起頭,低下眼盯著杯子說著。

 

「請不要擅自對我的行為下結論。」蕭梅頂著鴨舌帽,兩隻手臂擱在椅背上,撇著嘴說道。

 

「若不是來見媽媽,那妳來醫院做什麼?」蕭艾這才抬起頭,顰起眉問。

 

蕭梅對蕭艾的話充耳不聞,自顧自地看著菜單舉起手,隨後看著姊姊,用不小的音量嚷嚷著,「聽說醫院的伙食都摻雜消毒水味兒,我來點一客早餐,試試看到底有多難吃。」

 

直見蕭艾欲發作的臉色才稍事收斂,「難道我就不能來醫院找妳嗎?」

 

想到昨夜蕭梅臨去前所講的那些話,她沉聲問:「妳昨天說的事都事真的嗎?」

 

「哪件事是真還是假?」蕭梅邊說邊左顧右盼尋找服務生。

 

「蕭梅!」

 

蕭艾忍不住提高音量,隨後又壓低嗓子,「妳少給我嘻皮笑臉的裝傻。」

 

蕭梅擺擺手,「妳這樣整天壓抑自己,難道不覺得活的很累人嗎。」

 

她說完看蕭艾不想再跟她抬槓下去,這才將身體往前傾,壓低嗓子說道:「我承認那把火是我放的,因為父親本來就該死,我要將他曾經存在的證據全部消滅殆盡。」

 

「妳……!」

 

雖然蕭梅做過不少離經叛道的事,但從沒像現在如此讓蕭艾感到震懾,她無法接受這答案只能瞪著對方帶著瘋狂色彩的瞳孔,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過蕭梅對自己說出口的話絲毫不以為意,她把手臂舉的更高並且用力晃動著,「先別妳啊我的,你看我手舉這麼久居然沒半個服務生過來,這裡的服務簡直爛到極點。」

 

「妳為什麼說父親該死這種話,他也只不過對妳嚴厲點,難道有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嗎?」

 

「不要別人一提到你最敬愛的父親就一副要與人搏命的樣子,我只是說他該死又沒說他對不起我。」

 

「妳真的腦袋有問題。」

 

「腦袋有問題的人是妳吧!」

 

蕭梅不以為然的說道:「妳才是那個毫無理性可言的人,總是自以為是的過度美化自己喜歡的男人,依我看來妳根本完全不了解他們。」

 

「……」

 

蕭梅把背脊重重靠向椅背,蠻不在乎的點燃煙,吐了幾個白色圈圈後才又開口,「不然妳可以告訴我,父親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蕭家世代書香門第,父親更是著作等身,鄉里間公認的老好人但卻又不鄉愿糊塗,與其問她父親是什麼樣的人,還不如探討母親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居然會狠心手刃如此完美的丈夫。

 

她知道妹妹根本是在挖坑給她跳,自小便是如此,老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從她的嘴裡找出破綻好來奚落嘲弄,很顯然此時正在研讀她臉上所傳遞出的訊息,她對這突來的問題毫無準備,便不發一語冷冷盯著妹妹瞧。

 

「你一定從來沒想過吧,究竟外界是如何評斷父親。」

 

等了一會兒服務生依然沒有過來,蕭梅開始不耐煩,她站起身不願意再待下去,「即使現在網路如此發達,想必妳應該也未曾上網搜尋過吧。」她戲謔的說著。

 

當然沒有!蕭艾心底隱隱作痛,她根本無法再次面對父親的訊息,即使通過電腦也是一樣,深怕又觸碰到那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痕。不過蕭梅既然特意提起這事,想必已經知道答案,蕭艾明知道是個圈套但又無法擺脫好奇的本能,等蕭梅離去後她立刻拿出手機,上網進入搜尋引擎,打上父親的名字之後,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按下按鍵。

 

沒有!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