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女巫

第五話 女巫

我住的地方有點偏僻。

算是在台北縣,但是卻是在台北縣很偏遠的角落-一個叫做新莊的地方。

周圍的交通不好,環境更是不佳,因為幾乎都是工廠。

而我和我的姐姐,就住在這群工廠的裡面,一間很大的木造房屋。

從小我和姐姐就沒什麼交集,因為姐姐很怪,講話大聲,想法獨特,卻很像個小朋友。爸媽過世以後,姐姐從來也沒有盡過什麼長姐為母的責任,她過著她的生活,我過著我自己的生活。而更特別的一點是,姐姐冠的是母姓,而我冠的是父姓,我們兩個從小到大,就不像一對姐妹,反而像對室友。

也因此,如果可以的話,我盡量不想回家,因為她的生活態度,總是讓我難以接受。

就像現在吧。

我們家的這個大型木屋裡面,有著五間房間,爸媽過世以後,真正在使用的時候就只有四間房間,其中是一間客房,另外兩間各是我和姐姐的臥房,而最後一間則是我從來沒進去過的房間。

也因為這間房間的關係,我們家從我小時候,就被稱為鬼屋。

我甚至還聽過,母親被稱為女巫。

不過那都是很小時候的記憶了-因為這樣的事情,我和柏恩交往了五年,都沒有讓他來過我家裡一次。

但,我要講的是姐姐。

我很不喜歡到她房間敲門,就像今天晚上,我正煩惱著柏恩的事情,卻發現家裡客廳的燈泡壞了,我必須去問我的姐姐,燈炮放在哪裡。

她叫做美和。

當我走到她房間門口時,房間的門是關上的-而事實上,一直都是這樣,她總是不出門,上網是她絕對的生活行為。

我正打算敲門時,房裡傳來了她的聲音。

「啊啊…好……啊啊……」我的手停在了房門上,我知道那種聲音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雖然我說了不只一次,希望她不要將男人帶回家來,但是她總是不聽,光是這種情況,我就碰過五次了……

我氣得往她門上一踹,便憤然的回到我自己的房間了。

當我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時,我聽到男人講話的聲音,以及踩著客廳木板的雜音,我知道,美和的男人正在修理客廳的燈泡。

沒多久,男人離開了客廳,換我的門有人敲了。

「妳要找我要燈泡對吧……」美和的聲音。

我從床上跳起,走到門邊用力的將門打開。

「小姐,可以不要每次都帶男人回來嗎?妳不是一個人住好嗎?」我說。

「別那麼小氣吧…反正家裡很大呀……省了旅館錢…」美和的下半身,只穿著條小熊圖案的內褲。

「夠了…也不知道哪裡找的男人,妳根本沒出門,哪裡認識那些奇怪的男人…」

「大學裡的教授…四十八歲,不算奇怪的人吧……」美和慵懶的回著我。

我氣得有點說不出話來。

就像是這樣。當我在煩惱著人生的大事情時,我的這個唯一的家人,卻可以輕鬆的找來不太熟悉的男人,到家裏面來上床,然後還裝著一副若無其事的臉。

「你們…算是在交往嗎?」我問。

「作愛……不算交往吧……」美和的眼光呆滯。

「姐…拜託妳…妳也三十出頭了…可以認真找個人,認真的過下半輩子嗎?怎麼看起來,我比較像是姐姐了…」我聲音有提高,我忽然感覺,怎麼最近常常這樣扯著嗓子說話。

「……妳不高興………??」美和說。

我忽然發現美和的眼神有點畏懼,像是真的怕我生氣似的。

「我不高興妳也不會在意吧……??」

「不會呀……妳真的不高興,我就認真的交個男人……」美和看起來像是認真了。

這也是我摸不透她的地方,從小到大都是,不知道她說的話,哪一句真,哪一句假……

「那好呀,妳去認真的交個男人吧……」我無力的想要關門,卻被美和用手給擋住了。

「那妳告訴我…什麼樣的男人算是好?賺大錢的?帥的?還是什麼?」美和這時候講起話來又像個小朋友了,讓我又好氣又好笑。

「姐…對妳好的,成熟穩重的,有事業心的,懂得要照顧人的…這些點才重要,不是嗎?」這時候的我已經沒有脾氣了。

美和正打算開口說話,忽然我發現她的影子變成了兩個,三個,她也發現了不對勁,兩姐妹這時蹲了下來,旁邊一切東西都搖晃個不停。

地震。

而且是很不尋常的地震。

整棟木造房屋搖晃了三十秒左右後,總算漸漸的停止了下來,我和美和倆人,互相扶持著對方,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看著家裡四周,想要檢查有沒有什麼地方發生了問題,卻發現,美和的一對眼睛,一直盯著我看。

「哪裡來的……??」美和盯著我問。

「妳說地震??不知道耶,要看新聞才知道震央是哪裡來的吧……」我說。

美和依舊盯著我看。

「什麼時候來的……??」美和繼續問。

「……不就是剛剛嗎……??」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了。

美和這時候的眼神才收起了銳利,然後像是沒發生任何事情似的,走離開了我的房門口。

這個時候,我還不知道美和這幾句話的意思為何。

因為,我滿腦子想的還是同樣一個問題……

我未來的老公……會是哪一個……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