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心理遊戲

第五話 心理遊戲

凱蘿是我日文系的學妹,我也許沒有仔細的看過她的五官,但是當她在演唱會結束後的第二天上午,跑到我上課的教室外面等我時,我忽然端詳起她來。

她的眼睛很大,鼻子高挺而秀氣,還擁有一個形狀很美的嘴唇,我一直認為,她早就有男朋友了,結果並不是如我所想。

「學姐,我們約到了…」凱蘿一看我走出教室就興奮的說。

「約到甚麼?」我反問。

「太,陽,樂,團……」凱蘿一說完這四個字就自己忍不住的偷笑了起來,我則是一時之間搞不清楚凱蘿的意思。

「約到太陽樂團?昨天表演的那幾個人?」我問。

「對呀…包括了主唱太陽,吉他手晴天…還有貝司手總共五個人…」凱蘿高興的幾乎快要跳了起來,但我還是沒搞懂。

「所以呢?」我冷冷的。

「…所以學姐要和我們一起去呀…他們五個人,我們剛好也是五個人…」凱蘿總算是說出了她的企圖,這下子卻讓我心裡有點拿捏不定主意了。

……和晴天聯誼!?

「我不一定會有時間呀……」我推託著。

「不管啦學姐,這禮拜五晚上七點,學校門口旁的『氣象圖餐廳』…我已經訂好位子了…」凱蘿說完之後,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留下了燦爛的笑容之後,離開了我的眼前。

要去嗎?!我心中徬徨著,然後腦袋像是放空了似的,隨著腳步自己的移動,往學校門外走去,好死不死,晴天,就站在校門口。

我和晴天隔著一條馬路,我清楚的看見,他向我點著頭,很有禮貌的。我也正打算點頭回應他的時候,我們之間,出現了一輛公車擋住了彼此的視線,就這麼幾秒鐘過後,公車離開了,晴天也消失了。

還是…應該去吧……我想。

 

「氣象圖餐廳」位在我們學校的外側,餐點的價位稍微高了點,因此平常學生們是不會走進來用餐的,通常是有特殊的聚會時,才會到這個地方來。

我到的時候,五個男生與四個女生已經面對面的坐在長型的桌上,熱烈的聊起天了。一看到我靠近,凱蘿立刻站了起來向那五位男生大聲的介紹。

「各位,這位是我的美麗學姐…沈芸芸…你們看,長髮飄逸的她是不是很有氣質呢…」凱蘿的介紹詞讓我有點難為情。

「學姐,坐…」因為我晚到的關係,因此也只剩下了一個座位,而坐在了我對面的男生,並不是我想要見到的晴天,而是那位大四的主唱-太陽。

太陽留著一頭長髮,耳朵和眉毛上都穿刺著飾品,手臂上也刺滿了刺青。猛一看,是有點嚇人。

「喝啤酒嗎??」太陽的聲音沙啞的厲害,我一聽到立刻回想起當天演唱會的氣氛,果然,搞樂團的人,嗓子就是不太一樣。

「不喝…」我不是不喝酒的人,只不過在這樣的一群人面前,我總覺得不喝酒是比較好的一種選擇。

凱蘿就坐在了我的隔壁,而他的面前,自然就是吉他手晴天。這讓我十分相信,凱蘿的目標十分明顯。

「晴天學長,我可以冒昧的問你感情上面的問題嗎?」凱蘿說。

「說呀…」晴天的聲音和那天我在草圃聽到的一樣好聽。

「人家都說你甩掉Clair學姐…我可以請問為什麼嗎?因為Claire學姐人又漂亮又聰明……」凱蘿問出了我心中想問的問題。

「…個性不合,更何況,交男女朋友,最重要的不是外表對吧…??難道妳認為外表很重要嗎…??」晴天微笑著說。

「不重要……那你喜歡甚麼樣的女生?」凱蘿說。

「開朗……我喜歡像我一樣開朗的人……」晴天說話的時候,聲音裡面就像是漂浮著調情的因子,不停的逗弄著凱蘿,聽得我很不自在。

忽然一雙手在我的面前不停的舞動著,我回過神來,發現太陽正伸著手在我眼前擺動著。

「芸芸,妳還沒回答我問題…??」我尷尬的看著太陽,嘴巴很直覺式的說了幾個字。

「我也喜歡開朗的人……」只不過我話一出口,就知道出問題了。太陽戴滿著金屬飾品的手臂停止了擺動,我發現,凱蘿也斜眼看了我一下。

「…我是問妳…想要喝甚麼……??」太陽把身子往後一躺,似乎覺得很無奈,我則是低著頭,尷尬的不知道要說甚麼話。

整個晚上,我陷入了閉嘴的模式當中。

 

當聚會結束後,樂團的五個人問著我們五個女生住處的方向之後,各自分配了男生送女生的安排,我知道凱蘿一定是希望晴天送他回家,只不過這時候的晴天卻說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話。

「我和芸芸的方向一致,我送她好了……」我不知所措的沉默著,凱蘿卻大方的出乎了我意料之外。

「好呀,晴天學長,芸芸學姐就麻煩你了……」凱蘿說完話之後,和晴天眨了個眼睛,我不禁懷疑,凱蘿是否在撮合我們兩個。

「沒問題……」晴天和大家打完招呼之後,我們兩人便朝我住的地方走去。

「妳要搭公車還是走路……??」 晴天問。

「你真的是住這個方向嗎?」我略帶點懷疑。

「不是……」晴天回答的也很快。

「那幹麼不送凱蘿回去?我知道她希望你送她回去……」

「那妳不希望我送妳回去?」

「………」我無言了。

原本可以搭公車十分鐘就可以到的路程,晴天陪著我,足足走了快要半個小時,才快要走到我們家,而且沿路上因為我的尷尬,兩個人之間幾乎沒有甚麼對話。

「前面那裏就是我家了…」我不希望晴天走太近被家裡人看到,畢竟也不是男朋友也並沒甚麼特別關係,還要解釋的話,很累。

「……妳剛才說的是真的嗎?還是只是為了說給我聽?」晴天忽然說了沒頭沒腦的話。

「啊?」

「妳不是說妳喜歡開朗的人嗎?像…晴天那麼開朗嗎……??」晴天這時候的眼神,溫柔到可以瓦解任何我對外的防護罩。

「你偷聽到了?」我說。

「應該是我問…妳偷聽到了…我和凱蘿講話吧……?!」晴天苦笑著。

「…不好意思……」我自己覺得自己很窘,因為的確是我偷聽他和凱蘿講話在先,而且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偷聽,在草圃的時候,我已經偷聽過他和Claire的對話了。

「所以呢…??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晴天的溫柔眼神,持續不停的融化著我的的二層防護罩。

「是呀,我是喜歡開朗的人……」我把頭別了過去,不敢繼續看著晴天眼睛。

只不過,這時候的晴天忽然沉默了,他抬頭看著我剛才指向的我家裡的方向,我不禁偷偷的又瞥了他一眼,發現晴天的眼睛裡,一瞬間又像是充滿了困惑。

「果然…開朗的人比較容易受到青睞…對吧……??」晴天這句話有點自問自答著,原本溫柔而陽光的表情,轉瞬間就像是壟罩起薄霧般的迷惘。

這就像是當天在草圃說著他和Claire的感情時,雖然充滿自信,卻又流下眼淚般的衝突,我可以感受得出,晴天的內心,有著不為人知的苦。

不知道哪一種腺素的激增,我的體內,此時產生了異樣的變化,我沒預警的忽然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晴天。

「給我你的手機號碼……下一次我就可以不用偷聽你講話,可以直接讓你講給我聽……」我發誓,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主動的要過男生的電話號碼,可是在晴天面前,這一切卻是那麼地理所當然。

 

晴天的嘴角,微微地,笑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