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話 雞生蛋生雞

第十七話 雞生蛋生雞

新莊的家裡面,我獨自坐在了客廳裡,窗外從原本一整片藍天大太陽,轉變成了陰雲,到最後小雨窸窣的拍打著落地窗。

我算是失神了半天。

從昨天晚上聽完柏恩的話之後,我就整個人不能自己,雖然如此,但我也因此了解了一大部分我沒辦法理解的事情。

很顯然五年前我拒絕了柏恩的求婚,甚至應該說,我直接和他分手了,也許我在期待著可能是喬伊的那個寄件者,可以出現然後給我新的選擇,但是現在看起來,那是我錯誤的想法。

然後就在我和柏恩分手之後,柏恩轉而奔向春音,或者是春音自己主動找上了柏恩,這我現在不得而知,可是,如果真的是我確定要與柏恩分手的話,我應該也不會多生氣,照柏恩這樣說起來,應該是春音主動,才會讓我不悅,否則,這空白的五年,不會每個人都認為我很陰沉,認為我心情很差才對。

只不過沒想到的事情是,五年之後的柏恩,變得如此的迷人,早知如此,我就不需要和他分手了,因為我現在完全的愛上五年後的他,那麼,我現在又應該怎麼辦呢……

我不知不覺的離開了客廳,走到了那間小房間外,抬頭一看,美和正巧經過。

「幹麻,想回去了呀…」美和說。

「……也許吧,我再想一下…」

「想清楚唷,不要跑來跑去的……」美和幸災樂禍般的說著,又離開了。我握上了小房間把手的手指,這時候又悄悄的鬆開。

我的心裡面,決定了我之後的計畫。

於是,我打了個電話給柏恩,我們兩人在公司外面隨便找了一間咖啡廳。

「這麼急找我,什麼事情呀?」柏恩說。

「…呃…你和春音不是要結婚了嗎?我想說,這幾年,我都很少和你們相處,不知道你們交往的過程,一定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吧,既然都邀我去參加婚禮了,我對這些往事,更有興趣…」我假笑著說。

「……昨天晚上妳都沒什麼回應,我想說,妳還在不高興呢…」柏恩說。

「沒有啦,昨天我是有點嚇到,因為這段期間都沒有聯繫,沒想到忽然就要結婚了,一定會嚇到的吧,可是回過神之後,我就想說應該要好好的參與你們的愛情才對……」我心裡頭直做噁。

「這樣呀,春音如果聽到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柏恩說。我陪笑。

「說起來,我會和春音在一起,還真的是梅兒妳的幫忙…要不是當時妳拒絕了我,然後我喝得爛醉如泥的時候打給妳,剛好是春音接的電話,就從那通電話開始,春音就開始常常關心我,常常與我聯絡了…」柏恩回想著往事的表情,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照理說,他應該滿嘴說的都是我和他的事情才對。

只不過,這也讓我證實了一點,當年,是春音主動的,也就是說,其實春音早就對柏恩有好感了。

「原來是這樣呀,沒想到我間接促成了你們的好事,我可真的稱得上是個媒人呀…」我的演技可以拿金鐘獎我覺得。

「對呀……」柏恩笑著。

「那…中間有什麼更重要的日子,是你覺得會讓你們決定在一起,甚至是決定結婚呢……?」我追問著,當然,這是我的計畫。

柏恩是那種將過去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的人,我就利用這點,將他這五年來,和春音重要的時刻,重要的定情日,全部記下來。

我的計畫就是,我要回到五年前,然後破壞掉春音和他任何的接觸,這樣的話,只要再過五年,柏恩就會是我的最理想男人了。

柏恩一路說得精采,我也記得相當詳細,總而言之,這幾年,有好幾次春音設計好的浪漫驚喜,都讓柏恩相當感動。

我知道,那也是我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就這樣一路聊到了半夜,柏恩真的是個相當念舊的人,而聽完了他和春音的事情之後,我問了幾個我自己真心想知道的問題。

「柏恩,我可以問你,你這幾年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成熟呢…真的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我說。

柏恩喝了一口咖啡,若有所思又欲言又止。

「…這個,真的是要謝謝妳…要不是分手的時候,妳那一番話,我不會去思考男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也絕對不可能成為現在的我,真的感謝妳…」

我恍然大悟。只不過,心裡卻又是如此的煎熬。因為我和他分手,所以柏恩才會變得如此成熟,那也就是說,如果我五年前繼續與柏恩在一起,甚至和柏恩結婚,我現在看到的他,就會和五年前那個滿嘴過去,優柔寡斷的人一模一樣了。

這樣的話,現在我也不會重新愛上這個人……

這實在是個很詭異的邏輯,如果當初我選擇了,這人就不完美,可是就因為當初我放棄了,這人卻因此變得更好,只不過,已經是別人的男人了……

聽完之後,我更堅信我的計畫要如何實行,一方面回去五年前拒絕他,一方面要執行斷絕與春音來往的行動。

我不自主的點著頭。

「不過說起來,好久沒看到梅兒妳這麼開心了呢…這幾年妳一直都鬱鬱寡歡…」柏恩說的同時,也正好講到了我想問的重點。

「對呀,那…我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呢……」我心裡知道不是和柏恩分手之後,一定有另外的事情。

柏恩這時候忽然嚴肅的看著我,嘴唇微微的開闔著。

「…妳自己沒感覺吧,我想……不就是子萱癌症過世那時候開始……」柏恩的話一字一字的清楚的打在了我腦際,我聽得清晰,卻無法反應。

「…那個鼻咽癌…如果…早一點叫她去檢查,其實是不會那麼嚴重的……」柏恩的臉色不勝唏噓,而我發現,我握著玻璃杯的手,抖著……

我想起了幾天前,我還處在五年前的時空時,子萱不停打噴嚏,被大家笑著的情景……

我巴不得現在瞬間回到原來的時空裡……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