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話 重修舊好

第十六話 重修舊好

當我們一行人走出了總經理辦公室後,柏恩吐了一大口氣,看起來,他也是一直到現在才整個人放鬆。

在走回辦公室的路上,Ben和Sally想起了還有很多資料放在了大會議室裡面,因此兩人走到一半,就和我與柏恩分開,霎時間又剩下了我和柏恩兩個人,我不知怎麼的,心裡面像是期待起什麼來了。

柏恩一直陪著我走到我們商品部的辦公室前,開了口。

「對了,梅兒,今天晚上妳有空嗎?我有點事情想要和妳說…」

我和柏恩的眼神一接觸,竟然不自覺的臉紅,講話也遲疑了起來。

「晚上…晚上…好呀,我有空…要…怎麼約??」我將一句話,切成了好幾段,心裡預期的地點,卻是那家「長島酒館」。

「哈,我懶得想新地點了,還是老地方吧,『長島酒館』…七點半,可以嗎?」柏恩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著,看起來解決了大老闆的案子讓他放鬆不少。

「好呀…那就晚上見……」我說。說完之後一轉身,我差點沒撞上正要走出辦公室的部長班森,使得我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蠢……

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定位之後,我三十五歲的外表底下,那顆三十歲的心智竟然開始幻想了起來。

這幾天,我和柏恩相處的這麼自然,這麼契合,這感覺,就像是我們重新認識了彼此一樣,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從柏恩身上,得到了我久未嘗到的愛情滋味,那種心跳加速的壓迫感,早在五年前與柏恩相處的時候,就已經消逝了。

想到這裡,我忽然在意起另外一件事情。

就五年前的我而言,其實,我還是和柏恩交往的,雖然我心裡面非常清楚,我對於五年前的柏恩已經失去了感覺,可是,柏恩仍然是我的男朋友。只不過,來到了五年後,我發現我竟然愛上了別人,雖然這個別人不是別人,但,我覺得我有道德上的罪惡感。

如果今天晚上我和柏恩重修舊好的話,我不就等同於「劈腿」。我一方面和柏恩還沒有分手,另外一方面卻和「五年後的柏恩」交往,雖然是同一個人,可是就實際接觸而言,根本就已經是不同的兩個人……

神呀,我有罪嗎……

這問題,說給神聽,神都不一定聽得懂吧……我想,只好走一步是一步,如果真的現在的柏恩對我展開追求,我一定招架不住,反正,我還有兩次跨越時空的「扣踏」,大不了我先回去和五年前的柏恩分手,然後再回來和現在的柏恩結婚……

看起來,這五年之間也沒發生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就這樣做,從三十五歲以後開始活,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我自己邊想邊笑,完全沒注意到經理瑪姬已經注視我好久了。

「哇啊…妳幹嘛?」我說。

「哇啊…我才想問妳是不是中邪勒…上班不上班,搞得自己像花痴一樣…」瑪姬嘴巴老是吐不出好話,我也懶得管她。

反正她看起來,就是百年不變就是了,我跨越了時空來到這邊,只有她是一成不變的。

 

晚上,我準時到了「長島酒館」。

抵達的瞬間,我有點糊塗了,因為外面雖然掛著「長島酒館」,裡面的裝潢擺設,卻和之前有很大的差異。

我看到了之前的老闆。

「老闆,什麼時候改了裝潢了呀…連背景音樂都不同了…」我說著的同時,餐廳內正播放著我沒聽過的歌曲。

「裝潢不改變,小姐都不喜歡了呀…當然音樂也是要換新呀,以前的音樂沒什麼人愛了,現在這個是最新的歌神-『樹』…當紅的呀…」老闆爽快的講著,我卻有聽沒有懂。

我看到柏恩坐在了角落的位置,看起來,我們以前常坐的位置已經不見了,為了配合裝潢,似乎什麼都改變了。

「梅兒,坐…」柏恩紳士的幫我搬了椅子,一旁的侍者很快的倒滿了紅酒。

「這裡…都不太一樣了耶…」我環顧四周說著。

「對呀,五年了吧,我們兩個上一次一起在這邊喝酒,已經過五年了……」

「嗯,你變得好多…這幾天,看你工作的態度,我真的覺得判若兩人…」

「妳倒是沒什麼變,一樣瘦一樣漂亮…」柏恩難得說起了好聽的話,聽起來口氣更是迷人。

「你現在連話都更會講了呢…」我笑著說,然後和柏恩輕輕的碰了碰杯。

喝了一口酒之後,柏恩忽然微笑的,只是看著我,也不說話。

「怎麼…現在流行不講話,用眼睛表達的嗎?」我覺得,氣氛很好。

「不是…而是,看著妳,我就會想,五年前的我真是不爭氣,才會讓妳這麼美好的人,離開了我…」柏恩說得平靜,但這話卻讓我心裡面酸了起來。

因為看著現在的柏恩,我真覺得,五年前的自己,也不值得他對我癡心。

「…哈你果然還是沒變…還是喜歡懷舊呢……」我故意想要將氣氛淡化,也希望可以回到我們之前的感覺,只不過,沒想到這句話卻讓柏恩敏感了起來。

「這…我以前我做了那麼多努力,應該有些不同了,沒想到還是被妳看出我那優柔寡斷的問題呢…」柏恩尷尬的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正想要更正我的話,卻讓柏恩接下來的訊息,嚇得活生生的硬吞了回去。

「果然,我還是適合別人呀…梅兒,今天約妳,是想要邀請妳,參加我的婚禮,雖然聽春音說了,妳這幾年,似乎都不太理會她,但,我還是希望,妳可以接受我們,參加我和春音的結婚典禮,因為妳是我們最重要的朋友……」

柏恩的話似乎還有後半段,只不過我耳朵的功能,卻好像在中途就短路,訊息接受得越來越不清晰,餐廳裡面,老闆所謂的新歌神-「樹」的歌聲,則像是無限上綱似的,音量越調越大,大到我,不由自主的摀起了耳朵。

或許不同的裝潢,不同的背景音樂,不同的座位,早就暗示了這一切,都已經不會再相同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