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四章

《雙生殘影》第四章

一陣急促的門鈴將蕭艾驚醒,她自浴缸跳起身才發現整缸水早已冷透,結結實實打了個噴嚏後連忙披上浴袍,這時門鈴又再次響起,她趕緊先出聲,「哪位?」

 

沒聽見門外有任何回應,她心裡正納悶連男友都不知道自己投宿的旅店,外頭到底會是誰?這時她心頭晃過一個人的身影。

 

「難道會是他?」

 

想到可能出現的林浩,她頓時放下戒心,將門煉解下後,在不知是期待還是緊張的混亂情緒下打開了門,一不小心她撞見一面鏡子。

 

並不是真正的鏡子,而是一個長相與她並無二致的短髮女性,正露著似笑非笑的笑容直盯著她,那微勾的豔紅唇色彷彿正準備誘人犯罪,而清澈空靈的雙眼更是攝人魂魄。

 

「蕭梅!」

 

蕭艾兩手捂著嘴,忍不住提高音量,眼前竟然出現她最意想不到的人,只見蕭梅閃過她逕自走進屋內,大喇喇地坐在床沿用嘲弄的眼光盯著自己雙胞胎姊姊。

 

「妳的臉色真有趣,到底本來以為會是誰?」蕭梅略帶挑逗的語氣問道。

 

蕭艾默不作聲,沒想到蕭梅就這麼乍然出現,而自己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之下面對這個最不想見到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她反問自己的妹妹。

 

「拜託!這有甚麼難的?」

 

蕭梅彎起眼眉,「有甚麼是是我蕭梅做不到的?只有看我想不想做罷了。」

 

說完將旅行袋往蕭艾床上一丟,接著整個人往上面一躺, 「我剛到這裡,還沒找到地方住,不如就窩在妳這裡一晚吧。」她說道。

 

這麼多年不見,蕭梅個性依然我行我素,絲毫不在乎她人的感受,蕭艾隱忍住欲發作的脾氣不願搭理,倒是蕭梅側過臉問道:「你有去見過媽媽了嗎?」

 

直接一刀就被戳到痛處,想起那段不太愉快的記憶,蕭艾抿緊嘴不願回答,蕭梅見她這模樣不禁笑了起來,答案自然是肯定,而且場面絕對不會太好看,蕭艾看著窗外沉思著,火車站前的鬧街燈火一片燦爛,但她知道隔條街便就晦暗的毫無人氣,就如同她現在的心情。

 

「那妳明天會去見她嗎?」她背對著妹妹問。

 

蕭艾從玻璃反射看到蕭梅用力搖了兩下頭,「看了又不會對她病情有所幫助,去惹她不開心還不如讓她好好靜養吧。」

 

蕭梅總是有一套歪理,偏偏眾人皆吃這一套,嘆了口氣,她指了指靠牆的長椅,「妳今晚睡這兒。」

 

「唉呦。」

 

蕭梅坐起身,拿了顆枕枕抱在懷裡,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姐姐,她這舉動惹得蕭艾深深皺起眉頭,故作委屈的嬌嗔著,「這麼多年不見,姊妹兩個難道不應該秉燭暢談嗎?」

 

「我和妳並沒有話題可聊。」

 

「怎麼會。」

 

蕭梅往後倒臥在床上,白皙的小腿自深藍色條紋寬口褲管中掙脫出來,像是在對姊姊招手似地上下擺動著,「怎麼會沒有話題可聊!話題可多著呢,譬如可以聊剛剛妳在期待誰的到來呢?」妹妹帶著嘲弄的語氣說著。

 

「妳再亂講話,就不讓妳住我這邊了。」

 

蕭艾覺得喉嚨有顆火燙的石頭梗著,走到桌前拿起水杯仰頭灌下去,過了一會兒才走到床的另一邊,看了另一邊的蕭梅後緩緩地躺下,說:「睡吧,我睏了。」

 

兩姊妹面對面的躺著,彼此對視了好長時間,最後蕭艾才開口,問了從一開始就想問的問題,「妳為什麼不回老家住而跑到這裡找我?」她問。

 

蕭梅嚇一跳,猛然撐起上半身,「難道妳不知道老家在我們離開後沒多久就被人縱火燒毀了嗎?」

 

她愣了幾秒鐘,才搞懂每一個字面上的意思,「怎麼可能!為何都沒有人告訴我……」

 

她喃喃說著,蕭梅看了她一眼,「誰知道你跑到哪裡去啊。」

 

老家永遠消失那種心情就像整個人被掏空一般,說不出那箇中滋味,她仰著臉凝視天花板許久,驀然臉頰一陣冰涼,不知何時淚水竟已滾滾垂落,蕭梅見狀重重的吐了口氣後,站起身拎著旅行袋走到門前。

 

「妳要去哪?」蕭艾不解,便出聲問道。

 

「妳太無趣了,我要另外找個地方待,不然會被你悶到窒息而死。」蕭梅用手指勾著皮包返過身回應,「不過很顯然你剛剛問錯了問題。」

 

「問錯了什麼?」

 

蕭梅搖頭笑了起來,「妳應該要問的是,為何我會知道老家失火的事。」

 

蕭艾這才想起當初妹妹比她更早一步離家出走,沒道理她會知道自己並不知道這消息,默不作聲等待對方接下去,果然蕭梅故作神秘的探出頭,在走廊間左顧右盼之後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蕭艾忍不住催促。

 

「妳就不要賣關子了,快點說吧。」蕭艾最討厭蕭梅沒事就愛故弄玄虛的態度。

 

蕭梅又彎起眼角,用食指抵著唇微微開了口。

 

「因為是我回去放的火呀。」她在蕭艾耳邊吹著氣說著。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