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四章

《重生之城》第四章

亞蒂斜臥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冷眼凝視著橘紅的霞光渲染開半邊天幕,屋子裡已經略顯昏暗,但她並不想起身開燈,就這麼讓思緒放空,冷淡的看著天際。

離開首都來到這裡的聖諾亞醫院已經三年多了,名義上是自願請調,實際裡是派系爭鬥下的犧牲品,院內的派系之爭不是自己所能應付,沒有別的選擇,她只能忠於自己的指導教授。

 

一切無非就是選錯邊的下場,不管她在醫院中的表現有多麼傑出也是一樣。新院長上任第一天找她約談時,她便已經設想了幾種狀況,沒想到最後結局竟是出乎她所料想之外,抽到一支不能更糟的下下籤。

 

 

「『更生計畫』還少一名主任醫師,不知道陳醫師妳的意願如何?」

 

新院長連應酬話都懶得講,直接了當的下達流放的命令,只不過為了怕落人口實,他才用徵詢的文法語氣,但態度上卻是無比的強硬。

 

還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嗎,亞蒂不禁在心裡冷笑著。今天若是拒絕,明日不但在這裡被封殺,就連到全國任何的大小醫療院所都是一樣的命運,她已經等同被判了死刑。

 

「謝謝院長給我機會,我一直非常想參與這個計劃。」

 

盯著院長桌上的小仙人掌植栽,亞蒂輕咬著唇冷冷應著,這是自從母親過世後第二次想放聲吶喊,她努力噙住淚水;至少要優雅的撐到離開院長室吧,想到這裡,亞蒂不禁略抬起下頷 。

 

 

初到新興市時,以為踏進的是一處蠻荒地帶,那是一種被刻意壓抑的落後,居民只分兩種,一種是有自知的活著,另一種是不自知的活著;所幸這裡除了落後之外, 倒也沒有其他太多的問題,更沒有在其他城市的職場中所產生的勾心鬥角,甚至可以不用腦袋就很簡單自在的活下去。

 

甚至到後來亞蒂偶爾會覺得自己似乎是愛上這裡,有幾秒鐘的時間她真的這樣認 為。

 

 

『叮咚。』

 

倏然乍響的聲音將亞蒂自回憶中拉回到現實,雖然耳裡聽到門鈴聲,但還是遲了許久才勉強從椅子上起身,她知道這時候會是誰來找她。

 

「這麼久沒來開門,我還以為妳不在家。」

 

門外果然是他,莊浩收起平日的笑容,冷冷地諷刺的說著。

 

亞蒂看著眼前這個人,絲毫不隱瞞情緒上的煩厭,平靜說道:「我剛剛在忙。」

 

莊浩臉上略帶嘲弄的表情,不待亞蒂邀請便直接走進客廳,在長沙發坐下後,拿出手邊的記事本,開始逐一與她討論,亞蒂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餘暉,心不在焉的煩厭聽著。

 

「至於 A3103 的趙龍……。」

 

莊浩故意把尾音拉得老長,語帶曖昧的看著陳醫生。

 

亞蒂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回過頭納悶的問著對方:「阿健有什麼問題?」

 

話一出口猛然吸口氣,果然換來莊浩搖頭嘆息,誇張的發出嘖嘖聲。

 

「阿健……是趙龍吧,叫得這麼親熱。」他諷刺說著。

 

亞蒂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轉過身繼續看著窗外,不願再和對方抬槓。

 

「我覺得趙龍最近情況有異,需要呈報上去。」莊浩邊說邊觀察陳醫師的反應。

 

亞蒂這次不再多做表示,她很清楚對方想要公報私仇,自從阿健在五年前出現後,莊浩總是有意無意地找他麻煩。

 

真是個肚量小的男人,亞蒂心裡想著。莊浩又繼續提了幾個案子的例行會報後, 見她沒有接下去討論的意願,便自己起身離去。

 

亞蒂掏出一根菸卻無意點上,她允許自己在心思混亂時可以抽一根來穩定思潮,

但放在手上把玩許久,一不小心擰斷成兩截,她嘆了口氣,將菸蒂丟進垃圾桶裡。

她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為了阿健亂了分寸。在醫院待久了,一顆心明明早已經被訓練的有如鋼鐵一般堅硬,任何人對她而言,都只是同一空間裡的平行線。

 

如今卻如此輕易被擾亂,居然會同情起這個毫不起眼的孤僻男人;亞蒂想到這裡不禁搖頭苦笑,自嘲或許是因為自己也同樣是個孤僻的人。

 

自己在家中排行第六,上面有五個姊姊,在那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裡,父親累積了五 次的失望,而自己是那第六次。

 

亞蒂的處境是可想而知的艱困,遭受比任何一個姐姐更多無緣由的冷漠與不平等的對待,在她之後的第三年,母親終於達成使命,從此亞蒂多了一 個弟弟,然而卻永遠失去了母親。

 

每個人的眼光都是直接跳過她而落在幼弟身上,就算是爸爸接連帶回家的陌生阿姨也知道該討好誰。

亞蒂努力練琴習舞,每個音符、每個動作都非要做到完美的地步,伸展到最盡頭; 盡全力做好每一件事,甚至拿出無人可比擬的傲人成績單,常常也都只是換來她爸爸一 句敷衍的讚美,甚至連眼神都未曾自弟弟身上移開,好強的她不甘心,像得了強迫症 一般不斷挑戰更艱難的任務。

 

 

終於,有一天大家把焦點全放在她身上。

當發生車禍的弟弟死在手術台上時,她出去宣布的那一刻,眾人全圍繞著她。

『啪!』

 

清脆的巴掌聲是她爸爸落在亞蒂臉頰上的火辣,看著他激動的表情,爆紅的雙眼潸潸流下蒼老的淚水,不停的咒罵亞蒂,彷彿小弟的早逝全是因為她的緣故,卻不探討到底是誰過度溺愛兒子,給了一輛他無法駕馭的重型機車,這才是肇事的原由。

 

亞蒂很想提醒爸爸是個高血壓患者,不能如此激動,但她甚麼事也沒做,冷冷看著,彷彿這一切與自己毫無相干。也就是在那一天,亞蒂發現自己原來是個沒有感情的人。

 

被調到新興市這件事亞蒂未曾告知家裡的人,提只行李就這麼悄聲的離去,雖然自己並不指望會有人想起她,但這四年自己手機螢幕上始終未曾顯示過家人的號碼。

 

直到今天中午。

牆上的鐘提醒自己已經快過了吃飯時間,縱使不餓但亞蒂總是嚴格要求自己任何事都要照著規畫進行,她鎖上門往樓下走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