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4

《你好,克拉克先生》4

英國紳士哥,卡在睫毛上的火腿丁失去黏性掉了下來,從臉上分布的玉米粒、蛋花z份量看來,中新師範大學學生餐廳的玉米濃湯,真的堪稱真材實料,密密麻麻佈滿整張臉。

 

整個餐廳經過約五秒的尷尬,首先做出反應的不是加害人或者被害人。

 

是一旁剛吃完排骨的辛蒂。

 

「要衛生紙還是濕紙巾?」,辛蒂將桌上的衛生紙默默推過去,英文十分流利。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羽芃從座位上彈起,瘋狂抽著衛生紙想幫忙清理。

但古人常說,慌則亂,更慌則超亂,高級襯衫上的湯漬反而被擦得更大片,紳士哥啼笑皆非,想阻止但礙於眼前是個女孩子,不敢出手推開。

 

「等等,你在做什麼!快住手!」

「 這女的在幹什麼?太失禮了」

 

其他外國同學紛紛出聲阻止,但羽芃那裡聽得見,看衛生紙無效,又從包裡拿出濕紙巾,英國紳士有點啼笑皆非的搖搖頭,一手抓住這慌失措女孩的右腕,輕聲說。

 

「別擔心,我沒生氣,冷靜點,好嗎?」

「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幫你擦乾,請不要生氣!」,羽芃另一手仍拿著衛生紙猛擦。

 

「我說我沒事,妳怎麼還這麼緊張?」,英國紳士感到不解。

「喂,我濕紙巾用完了,你們還有沒有借我,他抓著我的手好像很生氣!怎麼辦?」

「這小姐是怎麼回事?我應該說得很簡單…」

「相信我,她的英文爛到你無法想像…」

辛蒂看不下去了,幫著用英文作出解釋,順便小翻一下白眼。

 

羽芃在學校的外號,是女孩忌妒、男孩仰慕的音樂空靈系美少女,體育學院、理學院甚至還有她的地下粉絲群,可是只要認識她多點和系內的人都清楚,這美少女的真正外號。

叫做音樂天兵妹。

熟一點的則叫他兩光小公主、恍神妹。

這些外號都非常好理解。

 

精通樂理、演奏超強,但其他學科一蹋糊塗,生活技能輸給小學生的無敵天然呆!

 

重點是

她的邏輯奇怪程度已經從可愛到讓人暴怒的程度。

她可以不吃不喝一天狂練十小時的琴,輕易即興巴哈無伴奏小提琴練習曲,卻永遠會把咖啡泡成稀飯狀態,在洗衣服前先按脫水再按洗衣,上個月擔任樂團輪值總務的時候,害全團臨上台才發現演出服還在滴水,最後劉老爹只好將演奏燈光打到最暗,堂堂中新師大桑詩交響樂團就這樣摸黑演奏了兩小時,幸虧當天只是公益演出性質,沒有太多媒體和音樂界人士到場。

 

不過。

 

這件事讓女魔頭氣到差點中風,堅持要將羽芃上學期的必修樂理死當,若不是全系半數以上老師出面求情,這天兵妹的樂理課可能修到70歲也過不了。

 

女魔頭追殺天兵妹的戲碼,更是音樂系每天必談的八卦之一。

 

系主任對羽芃的要求,已近乎變態的地步,練習曲、音階音準,都是兩倍的可怕嚴格。系上老師都認為,這是系主任視羽芃為愛徒,愛之深責之切,不然不可能把三年級的羽芃列為樂團的預備首席,這通常是大四以上或研究所學長姐來擔任。

 

系上學生則認為,這單純是羽芃兩光得太過頭,和系主任心裡變態。

 

甚至有傳言,其實系主任根本是羽芃小時候的啟蒙導師,但從來沒人敢去證實。而且,羽芃永遠說自己的音樂能力是跟小叔叔學的。

 

學生餐廳裡的混亂還在持續,羽芃慌到快把牆上的捲筒衛生紙整個拆下來。

 

英國紳士笑了笑,輕輕地抓住羽芃兩手,一個一個字地說著,用的是簡單的中文。

 

「放心,我沒事」,燦爛的微笑第二次出現,紳士風度大爆發。

「咦?我…我這…」

 

豬肝色的音樂天兵妹第二次出現,還是因為靠得太近了。

 

短短一瞬間,江羽芃的腦袋完全無法運轉,餐廳裡許多搞不清楚狀況的女孩,已經將狀況自動腦補,眼前是一對異國情侶吵架,女孩一怒之下將湯吐得對方滿臉,但對方仍舊溫柔以對,所有人都快被這浪漫的情節震暈了。

 

「ㄟ!你這老外想幹什麼?放開那個女孩!」

 

餐廳的另一個入口處,傳來激動的正義喝止, 一個穿著球衣的高大男孩用八秒過中場的速度狂奔過來,一把抓起英國紳士的衣領,但他只是兩手一攤苦笑。

 

「學姊別怕,我馬上幫你教訓這個死老外!」,男孩掄起拳頭,作勢開打。

「這是你女友嗎?抱歉,我是想讓他冷靜而已」,英國紳士還是不失優雅。

「阿金學弟,他沒對我幹嘛,我是在幫他處理這碗湯!」,羽芃的怪異語法更讓人誤會。

 

「什麼!學姐居然餵你喝湯!好羨慕…不對,太可惡了!」

 

男孩的天兵程度顯然也不惶多讓。

 

辛蒂和阿白這次同時翻出白眼。

 

這個一身熱血傻勁的大男孩,叫做郭志鑫,外號阿金,體育系二年級,同時也是中新師範籃球校隊的新生代主力,才二年級就破格成為第六號先發,還在全國大專籃球聯賽打出好成績,也算是個風雲人物。

 

在新生入學觀賞交響樂團招生表演時,就成為羽芃的頭號粉絲,但因為太仰慕學姊又覺得自己配不上,只能自詡為騎士守護公主般的存在,近半年來所做出的關心方式只有每天送高纖有機豆漿到音樂系館,和在LINE裡面一直跟羽芃分享核心肌群的鍛鍊方式,而羽芃則只覺得他是個很熱血喜歡送飲料,再加上聽自己話的學弟,完全沒想到那方面去。

 

而且她永遠不懂,學弟為什麼老是在穿球衣的時候,手臂一直用力。

 

 

不過身邊的人常覺得,這兩人配成一對其實也不錯,因為同樣夠天,一個腦子裡只裝樂譜,一個腦子裡只有戰術版,對話的時候有八成時間在雞同鴨講。

 

唯一的風險,是這對情侶可能在約會的時候,會不小心把自己賣到菲律賓去…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來是想問克拉克先生的消息」,英國紳士認真解釋。

「什麼克拉克先生,當我沒看過超人啊!我只看到你抓著學姊!」

 

阿金的英文也…

 

「你想對詹姆士做什麼?想動手是不是?」

「誰敢動我們校籃的學弟!兄弟們,上!」

 

外國學生中一個脾氣火爆的也加入戰局,男孩的隊友也趕來助陣,你抓著我的衣領,我扯著他的袖口,雙方即將在餐廳莫名開打的前一刻,突然傳來一陣全校廣播聲的前置音樂。

 

在大學,不像國高中,什麼雞毛蒜皮小事都用廣播,用上這個,通常是有大事了。

 

說話的是課外活動組長劉開仁,學生都稱呼他為劉老爹,因為像肯德基和安西教練的綜合版,做事的準則就是悠閒隨性至上,每次學生辦活動要搞什麼千奇百怪的,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此學生們也喜歡他到不行,是學校老師的人氣王。

 

「恩咳,好來,各位同學,這邊是課外活動組,剛剛來了一位外國先生,應該是…他說他哪裡來的?喔好,對,這麥克風怎麼這麼小聲,恩,反正,是一位奧地利來的音樂家,但是音樂學院沒有廣播器材,所以我們幫個忙,這位先生說他曾做過克拉克先生的搭檔,特地來找克拉克先生的姪女叫…江羽芃,這是不是音樂系那個恍神小妹? 對對,總之,江羽芃,快到課外活動組來。」

 

這段廣播讓全場停下動作,看向一手拉著阿金,一手還拿著衛生紙的羽芃。

 

羽芃聽到這名號出現在廣播裡,眼睛不自覺睜大。

 

奧地利的音樂家,來找叔叔?…

 

廣播結束,課外活動組的內側貴賓室,坐著一個外國男士,頭髮兩色的位置稍微花白,大概四十五六歲的年紀,制式的西裝,配上年輕化的領帶和襯衫,有種喬治克隆尼的氣質,他一派輕鬆看著音樂雜誌。

 

直到翻開某一頁,漸漸露出趣味十足的表情。

 

是一張某個音樂嘉年華的前置廣告訊息。

 

南BAR天音樂製作公司主辦,當夏就瘋狂活動提前預告~年度最精彩,直逼海洋音樂祭及春吶的海灘音樂盛事。最強的活動預告,廣邀愛好音樂、啤酒、海灘的你/妳喔~~

 

活動報名及團體報名請洽聯絡人:張大力。

主標題旁有一行小字。

此次特別邀請神秘音樂人:Mr.克拉克。

 

男人笑了起來,拿出胸前的鋼筆和小筆記,抄寫著東西,拿起咖啡輕啜一口,用略帶口音的德文自言自語著。

「克拉克,我就知道你一定還在,終於能再見識你的神奇技巧,哈哈哈」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