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03章

《晉小潔》003章

小美歪頭看著我,經過兩秒的沉默,突然大叫。

 

「啊!我…我忘記你分了,哈哈哈…那…掰掰!」

「……」

 

小美帶著說錯話的尷尬表情光速逃離現場。

 

我心裡面迴響的除了分母之外,就是女朋友三個字,這死小鬼完美詮釋了哪壺不開提那壺的具體意義。

 

女朋友…這詞彙現在聽起來還真是陌生。

 

我將門關上,研究室回到只有空調運轉和百葉窗敲打玻璃的狀態,電腦螢幕上的打字標號仍停在同個位置閃爍,從來不知道簡單的三個字可以讓文字思考如此糾結,而且迷惘的是因為失去之痛,還是思念那人,我已經分不清楚了。

 

我,林一揚,今年28歲2個月又5天,身分是看似高學歷但實則競爭力有限的文科博士生一枚,最大的特質就是沒什麼特質,最大優點就是缺點還不至於太多,唯一值得吹牛的,就是寫的東西還有”善心人士”願意浪費生命來閱讀

 

念碩班時曾寫過一本書,反應挺慘的,第一刷賣不到三成…

 

出版社百分之九十九的編輯評價一致,那就是我的文字功力還行,但處理愛情橋段根本是殘廢級,行文看似華麗,但進不去人心,像餐廳櫥窗放的食物模型,看似可口,卻食之無味。

 

說直接一點就是枯燥…

 

編輯嫌我愛情經驗太少,現代讀者多半喜歡看愛情故事,所以我的東西根本無法引起共鳴。

 

那時只有我的責任編輯覺得好看,不只鼓勵我堅持下去,還在編輯會議上力排眾議,我的作品才有機會出版,雖然後來的銷售量仍舊不好…

 

「你的作品很呆,愛情的邏輯也很怪,但我就是覺得社會需要你這種風格!」

 

所以我總覺得戀愛經驗不足不是主要原因…

 

因為廣義來說,我談過三次戀愛,第一段是青澀時期的懵懵懂懂,第二段是初出茅廬的青黃不接,時間都不長,第一段甚至連手都沒牽過,而第三段則是…

 

本以為能永恆不滅的莫名其妙。

 

這段莫名其妙,不久之前才畫下句點,還是熱到可以燙人的程度,還有…想到會讓人安靜的感觸。

 

打開臉書頁面,我對這全世界最多人用的社群一點都不熟悉…

 

每個人在這裡可以輕鬆地和陌生人成為朋友,然後放上自己的照片,隨時告訴別人自己在哪裡、告訴別人自己在做什麼、告訴每個人自己在想些什麼。

 

至於是不是真正心中所想,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許許多多的讚,用讚的數量來確定自己有多少人氣、來決定有多少人看過這一段…也不知道是不是實話的發言。

 

原來現在跟一個人比讚這麼容易?

 

 

這世界裡,想扮演誰想說什麼樣的故事,一點都不難,因為點讚這件事輕鬆到爆炸,不需發表意見,但某種程度上好像認同了你說的一切,難過、開心、悲傷,都只需要輕輕一按,比蓋章還容易,這種互動…還真符合現代人強烈匆忙和渴望被窺伺的特質。

 

小時候想拿個讚,不是好歹也要考個一百分或幫忙班上打掃之類的嗎?

 

 

輸入完密碼,壓下enter之前,我猶豫了,因為這是她教我用的,大頭貼用的是我跟她最後一次出去玩的合照,密碼則是決定交往的日子,我一登入,是不是像msn一樣,她就會知道?她會找我嗎?我該跟她聊些什麼?

 

我似乎在期待些不可能發生的事…

 

我輕輕敲下enter鑑,螢幕上跳出的第一道訊息震撼了我…

 

 

 

密碼錯誤…

 

 

「shit!!」

 

現在是什麼狀況?是我記錯跟她在一起的時間還是她改密碼?後面幾碼應該是0724沒錯阿?試試看第一次看夜景的日期好了…

 

密碼錯誤…

 

恩…第一次單獨約她出去?

 

密碼錯誤…

 

第一次的聖誕節?

 

密碼錯誤…

 

我的生日?

 

密碼錯誤…

 

她的生日?

 

密碼錯誤…

 

第一次牽手?

第一次看電影?

第一次情人節?

第一次一起洗澡?

 

 

密碼錯誤…

密碼錯誤…

錯誤…

錯誤…

錯!

錯!

錯!

 

十分鐘後,我試了近百個號碼和英文組合,唯一能瀏覽的還是只有臉書的登入畫面,正在考慮要不要乾脆輸入這一期的樂透號碼賭賭看,搞不好還比較有機會…

 

「怎麼可能全都錯…」

 

我內心同時交雜著焦慮和挫折,焦慮的是可能要重新申請新帳號,挫折的是她大概連當普通朋友連絡的機會都不想給我,不過…

 

就算登入成功,連絡上了又能如何?

 

要跟她說什麼?該說些什麼?

 

也許,根本就不會說上話…畢竟提分手的人是我。

 

感情的世界裡,對與錯的判定一向很直接,也不太需要什麼道理,因為先放手的人…永遠不可能被愛情認定的正當所眷顧,就算原因前面加上幾個不得已的形容詞,先放手就是先放手。

 

因此主動傷害被動,被動比主動難過這兩條定律,就跟蘋果遲早會打到牛先生的頭一樣,是宇宙間的真理。

 

又過了幾分鐘,我選擇將椅子向後靠,放棄這不可能有答案的猜謎遊戲,閉上眼睛後,又是那幾句。

 

「你到底在不在乎我?」

 

「你為什麼這麼沒用?」

 

「你愛不愛我?」

 

「你是不是劈腿?」

 

一道道能用單字作答,卻永遠無法確切證明的開放式問題在無線迴圈,縈繞的不只是她問我的場景,還包括一次又一次回答時的無奈,這時候,我真希望自己可以發生點阿茲海默症的症狀。

 

可是眼前堆積如山的書本和紙張再次將我敲醒,論文參考用書、學生報告、公職考試用書、還有被老闆退了好幾回的論文,連綿起伏的枯燥未來形成一道屏障佔滿書桌,牆上異想天開的夢想便條似乎越來越渺小,細微到放進眼裡也激不出淚…

 

我到底在幹什麼…這真是自己想做的事嗎?

 

做到眼前這些的話,我可以得到幾個讚?

 

 

「叮咚!叮咚!」

 

MSN的訊息聲大響,是大學同系同社團的死黨學弟小洛。

 

「老大,在幹嘛?」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