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八章

《捉弄》第八章

李曼娟至今仍無法釋懷,為何小胖也可以操控這軀體,雖然自己並不介意與他共享這個身體,畢竟從前對她也是不錯,可是凡事總該有個主從之分吧,不然這世界豈不就亂了套嗎。

 

「妳在說哪個世界會亂了套?難道我們現在這樣的處境算正常嗎?」

 

小胖緩緩地回應,李曼娟馬上噤聲,差點忘記對方一樣清楚她的想法,他瞧她這模樣,更是提不起勁,懶懶地說著,「妳放心啦,我也不是時時都有辦法指揮這身體,剛剛我想扭動一下就毫無反應。」

 

「真奇怪…」

 

李曼娟搞不懂閻羅王的邏輯是什麼,更不明白為何會如此,倒是小胖勸她別再多想,「待會就要出院,樓下鐵定已經擠滿了記者,妳還是先想好要講什麼比較重要吧。」

 

「啊…」

 

「少主有什麼吩咐嗎?」

 

郭毅聽到林宏緯發出細微的聲響,立刻過來探問,她搖搖頭後吸了口氣問,「聽說樓下來了不少記者?」

 

「少主請放心,待會我會代為答覆,不會讓那些記者煩擾到您的。」

 

郭毅恭敬地回應,其實他心裡擔心的是少主這陣子的表現太跳脫了,萬一在記者面前又開始自問自答,那真的會天下大亂。

 

「嗯…」李曼娟口氣中帶著些許的遺憾。

 

其實對於應付記者這種事,她自己還頗為自豪,要當狗仔最重要的本事就是要把照片拍越清晰越好,那根麥克風離當事人越近越好,有好幾次她差點戳到對方門牙,還被投訴了幾次,不過這種事嘛,通常越常被投訴表示工作越認真,所以總編也從來沒有責罵過她。

 

今天角色對調頗讓人感到新鮮感,李曼娟喜孜孜地看著郭毅忙進忙出,突然想到一件事,隨口問了一句,上次從窗戶瞧見他上了一輛銀色轎車後沒幾分鐘又見他下車,車上的人是誰?

 

郭毅的身體倏然震了一下,隨即又恢復原有態度,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後試探性地問李曼娟難道不認得那輛車嗎?李曼娟在心理翻了一個大白眼,最好林宏緯的一切她都清楚,便搖搖頭。

 

他抿了一下嘴唇,「那是我女朋友小方。」

 

「有空常帶她來玩啊。」

 

本來心想這是一句最安全的應酬話,沒想到又讓郭毅怔了一會兒,只見他抿緊嘴唇許久後找了個理由離開房間,瞧他那模樣肯定剛剛那句話有什麼差錯,李曼娟喃喃自語,完全不知道又踩到對方什麼雷,不過這個問題只在她腦袋裡停留步道半秒鐘便輕輕飄走了。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郭毅直到電梯口前那雙皺眉仍無法舒展開來,不停地反問自己,他食指停在按鍵上久久無法收手,這時發覺自己竟然不住地顫抖,緩緩地呼了口氣後才走進電梯裡。

 

他抬眼看著數字一層一層減少,但那份沉重感絲毫沒有減少半分,當一樓燈亮起時,電梯『噹』一聲緩緩打開門,郭毅向前一步正好對上正要進電梯的人,那個他此時最不想碰見的人。

 

他往後退一步,隨同這人一起上樓,「蕭議員您好,要去見少主嗎?」他開口說。

 

「聽說少主今天要出院,特地過來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蕭郎坤皮笑肉不笑地直盯著郭毅瞧,「對了,我剛剛已經先去櫃檯結完帳了。」

 

「麻煩請將單據留著,我會請會計將錢匯還給您。」郭毅眼睛直視著樓層燈號回應。

 

「小錢小錢,就當我感念林家的栽培,這不過只是一點心意。」

 

郭毅聽蕭郎坤嘴裡講感恩,但態度一點也不誠懇,電梯到達五樓,他陪蕭郎坤走進林宏緯病房,這人先瞥他一眼後要求與林宏緯單獨面談私事,沒想到少主也答應,於是郭毅待在病房外等候,直到半小時後蕭郎坤才走出病房,帶著詭異的微笑離開。

 

即使心裏有千百個問號,但見少主面無表情他也不便多問,經過這一折騰,最後兩個人才在三個保鑣的簇擁之下走出醫院大門。

 

門外天氣一片晴朗,直射的烈陽讓久沒離開室內的李曼娟一時無法適應,她反射性瞇起眼,同一時間好幾支麥克風倏然堆到面前,在吵雜混亂間她還是認出幾個熟悉的面孔,仔細瞧還發現自己以前的同事老陳,他被擠在外圍無法靠近,李曼娟正想揮手打招呼,卻被小胖硬生生制止。

 

「瘋了嗎?妳現在的身分是林宏緯耶。」他壓低嗓子叼唸,他已經完全搞不清究竟自己什麼時候說話會被旁人聽見了。

 

李曼娟一驚,連忙把已經舉過肩膀的手放下來,接著耳邊就充滿各式各樣的提問聲,每個人就費盡全力叫吼著,希望能獲得林宏緯的青睞,對著鏡頭說上一兩句話,但在她聽來卻只是一團吵雜的聒噪聲。

 

最讓她氣結的就是郭毅,雖然說會替她擋記者,但從頭到尾就只是說「恕不奉告」這四個字,有講與沒講根本沒啥差別,這樣的回答她何需別人代勞。

 

乍然聽見老陳的聲音,他終於在一波波音浪中逮到空隙,那令人懷念彷彿卡著痰的濃厚混濁聲,在這一團像麵糊的人聲中顯得格外明顯,他正站在遠處設法提高音量問:「想請問林議員,最近本報設記者為了爭取女性平權而犧牲,願意說一下您的想法嗎?」

 

這問題惹來一陣竊笑,兩個風馬牛不相干的事硬是要扯在一起,說穿了根本是為了幫報社打廣告罷了,尤其林宏緯的花心是眾人皆知,而且十分大男人主義,問這種問題簡直是諷刺到了極點,果然郭毅臉色大變,正準備回應,沒想到李曼娟竟將麥克風一把抓去。

 

「咳咳!」

 

站在醫院玻璃大門前,前方圍著半圈記者,後頭大廳裡駐足的更多好奇的民眾,她清了喉嚨,彈幾下麥克風頭確定有聲音後才開口,「你是首都日報的陳勇達吧,我可以明白的告訴妳,貴報社李曼娟與顧英明兩位記者的義行太令人震撼了,深深打動了我,因此這法案我將會投下贊成票。」

 

當場一陣譁然,所有記者紛紛錄下這段發言,各個低頭振筆疾書,在鎂光燈閃爍之下,李曼娟更是樂了,她接下去說:「我不但要投下贊成票,而且還要用他們兩個的名義成立一個基金會,專門照顧弱勢的女性。」

 

郭毅一聽這可不得了,為了阻止更無法控管的言論,急忙伸出手想捂住麥克風,這舉動讓李曼娟頗為不爽,心想一不作二不休,丟下麥克風振臂高呼:「而且我還要為他們兩位烈士立銅像!申請牌位安置進忠烈祠!」

 

小胖聽了差點沒昏過去,趕忙大聲吶喊:「我是開玩笑的,大家不要當真。」

 

瞬間,在場的人全都像被按下停止鍵,全部定格在同一個動作,臉上皆是同樣愕然的表情,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後一起將目光聚焦在同一個人身上,郭毅見狀趕緊解釋,成立婦女基金會是真的,立銅像和進忠烈祠是一種幽默的表達方式,這才讓大家恢復理智,深深吐了口氣後繼續抄寫文稿。

 

為了避免惹出更大的風波,郭毅趕忙將林宏緯推上車,關上車門後他滿臉黑人問號,不懂少主怎麼會突然如此荒唐回應,李曼娟理所當然地講,這兩個烈士如此捨己為人,本來就令人動容,加上現在很多民代都在搶婦女選票這一塊,他當然也不能落人之後。

 

郭毅猶疑的望著林宏緯,前兩年他也曾在這方面做過專案研究,還重金禮聘國內知名的兩性專家、博士來為這文案提出研究報告,可是當時林宏緯連看都沒看就直接丟到垃圾桶裡。

 

「那三十多萬字可是字字都是大師們的心血。」郭毅說著,心裡頗感心疼。

 

當時林宏緯將背脊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隨手一擺,哼的一聲,「拜託,你自己都說那份報告書整整三十多萬字,等我看完孫子都生出來了。」

 

沒想到今天一興起完全脫稿演出,推翻自己過去的言行,這讓他越加覺得林宏緯行為舉止異常到詭異的地步。

 

而李曼娟自然不知道這段歷史,她傾身向前,兩手抓著前方駕駛與副駕駛座的頭靠,用力吸一口真皮椅套的香味,跟自己的秘書邀功,「我剛剛表現的不錯吧。」她得意洋洋地說著。

 

郭毅趕忙用力點頭,「少主英明,剛剛表達方式真的是政治上最高明的手段,藉著表彰兩位記者進而獲得婦女同胞的認同,而且時間點也拿捏得恰到好處。」他勉強自己說著。

 

李曼娟這才滿意的坐回後座上,小胖越聽越生氣,他看了一眼車窗外飛逝而過的景物,忍不住唸著,「其實這樣一點也不好,搶了原本搞這議題的那些議員風頭,到時對方肯定會來挖你的底。」

 

聽完郭毅挑了一下眉毛,林宏緯這番話難道是在考驗他?不解地問:「所以少主您的意思到底是要不要著重婦女這一塊?」

 

「當然要!」李曼娟說。

 

「算了吧!別自找麻煩了。」小胖立刻出聲反對。

 

看著後座的人像演獨腳戲一樣爭論不休,郭毅撫著額頭說著,「啊…少主,我被您搞得好亂啊…」

 

他用力搓揉眉心,不知道這樣錯亂的情況究竟還要持續多久。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