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 我的同居人

Chapter12 我的同居人

我第一眼就不喜歡他。

像女孩子一般的長卷髮,滿耳朵的耳環,加上很台的香水味。

當他第一次出現在我們家裡的時候,我就覺得世界要開始變了。

而有時候真的痛恨我的預感如此準確。

我是Fanny,和我室友Fifi住在一起。我們各自有各自的房間,但是我卻常跑到她房間串門子,三不五時在她床上聽她聊心事,累了就在她床上睡著了。

兩個女生住在一起有很多好處,可以非常親密,可以談天說地。

我們最常做的事情是到附近的公園散步,走累了,到DVD店裡面租幾支女生愛看的電影,然後回到家以後,通常都是Fifi下廚,準備了我們的食物,然後一起進食。

年紀比我大的她,總是比較照顧我。

這種兩個女生的生活,曾經讓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改變了,誰知道就在兩個月前的某個party後,Fifi開心的跑回家告訴我「我戀愛了」,從此開始蒙上陰影。

身為室友兼好友的我,當然衷心祝福她,因此我也不便說什麼。

終於在一個月前,Fifi把他帶回家了。

我第一眼就不喜歡他。

像女孩子一般的長卷髮,滿耳朵的耳環,加上很台的香水味。

我認為這不是個好男人。

但已經陷入戀愛世界的Fifi,又怎麼會聽任何人的意見呢?

從那天開始,我們的房子裡面,多了一個男人。Fifi總是和他關在她的房間內,我與Fifi一起吃飯的時間減少了。

當我經過他們房門時,我不時的聽到Fifi的喘息聲,我有點心痛,又有點擔心,因為我真的認為,這傢伙,不優。

果然在過了一個月之後,我發現事情開始不對勁。

他看起來似乎沒有工作,卻常趁著Fifi出外上班的時候,叫了別的女生來到我們家,並且進入了Fifi房間。

他以為家裡沒人。其實我一直在家。

於是我偷偷貼近房門,卻聽見女生發出了和Fifi一般的聲音。

而每當Fifi回家後,男人卻又裝著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

在某一天早上Fifi要出門的時候,經過了我房間。我故意發出哀嚎聲,引得Fifi進來看我一眼。

「Fanny,妳怎麼啦!」之前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我知道Fifi當天會提早回家,帶我去看醫生。

如我所料,臭男人並不會在意Fifi與我之間的對話。於是當天下午,他依然帶了女人回到家裡,進行猥褻事宜。

只不過這一次,在他們完事之後,女人就在門口與提早回家的Fifi碰個正著。

「這女人是誰?」Fifi的眼睛裡含著淚,因為她可以猜想這是什麼情況。

「朋友啦,來家裡談談生意,不用那麼在乎吧」男人一付屌兒啷噹樣。

「朋友…」Fifi看著女人,氣得說不出來話來。

三個人站在門口玄關處,氣氛很詭異。

這時候我悄悄的從我房間走出。Fifi看著我,終於按耐不住。

「朋友!你說是朋友!那這是什麼!」Fifi一把將我嘴上叨著的蕾絲內褲搶走,對著男人講。

男人心急之下眼神掃向女生。

「那不是,那不是我的。你有看到,我的剛才就穿上了……」女生臉一垮,自知說溜嘴,尷尬了幾秒後,奪門而出。

「你也走………」Fifi冷冷的,說出了幾個字後,那男人,再也沒有出現在我們家過了。

Fifi看著我,溫柔的一把將我抱起。

「小Fanny,這陣子冷落妳了…我買了你最愛吃的西莎,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去租DVD回家,一起吃飯吧!」

我開心的咧嘴笑。

 

後記

我想這篇故事的靈感,是我的讀者應該也很容易猜得到,自然是從我養的狗-哈魯身上所得來的。

養一隻大狗和小狗的差別在於,大狗有一種很強烈的存在感,當他坐在沙發上,或者是站起來要舔你的嘴,或者是你抱著他的時候,都覺得這傢伙的存在,不僅僅是隻狗而已。

對於沒有親人的我而言,感覺更是強烈。

而通常狗兒不會說話,也因此有時候人的脾氣或是情緒其實都是自己主觀在猜測。當哈魯的小骨頭掉到沙發下,惹得他開始狂吠時,我會用我自己的判斷去罵他,要他安靜。

當哈魯的身體不舒服時,他會出現異常的叫聲,如果我不注意一點,搞不好還會因為他的不乖,被我施用「家法」。

但就因為狗貓等寵物是這麼的直接表達感情,也才讓我們更加喜歡。

發現你難過了就過來舔你,看不到你了就放聲大哭大叫。

我常想,如果人們的感情也是這麼直接的話,也許我的很多故事,都不會成立了。

這篇故事獻給每一位有寵物的讀者,也希望你們永遠的相親相愛。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