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倒數

Chapter19 倒數

踏進病房的那一瞬間,我能體會何謂血液凝結的感受。

Vodka瘦得不成人樣,那不能用皮包骨來形容,我活生生的只能看到骨頭的架構,平躺在一張純白的床單上。

然而分手之後,這是第一次我和他再度的見面。

大一開始,我們一見鍾情般的戀情,羨煞了多少身邊的好友,而Vodka出了名的浪漫,更是在我們的戀情中,加味了更多的酸甜苦辣。

想起我們一群人開車到台中玩的時候,車上的我和他,因為一時的口角,使得全車的人都摒住氣息,沒有人敢吭聲,氣氛沉重的就像是低氣壓籠罩般,幾乎快要不能呼吸。

就在我們僵持不下,又沒有人敢當和事佬的當下,Vodka忽然大叫一聲。

「哇,不行了,我缺氧…」Vodka當著大家的面,一把將我抱住,嘴唇立刻貼了上來,纏綿熱烈的吻戲,就在車上演出,全車的人,也不禁爆出讚嘆聲,因為這樣一來,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Vodka更為人稱道的浪漫行徑,則是在畢業典禮的致詞上,親口對全校說出,「VodkaNana,畢業後最大的願望就是和她結婚」的勁爆發言。

這樣的Vodka,我當然愛他。

每每出去約會的最後,我們總是在路燈下,捨不得分開,一旦有人提出回家,另外一方一定會不捨得而緊拉住對方,就這樣,告別的言語,可以說個兩三小時,卻還在原地纏綿。

於是Vodka訂出了一個規則,他說這是減輕彼此難受的規則。只要最後這個規則一實施,兩個人都有權利繼續,但兩個人也都有權利停止。

也就是倒數五秒。

通常會由Vodka開始數「五」,我會接著喊「四」,再由他喊「三」,我「二」,他「一」。一旦這個倒數開始,而兩個人都沒有在數數字時停止的話,最後的「一」喊完,兩個人一定要分開。

講電話也是如此。

於是每一次的倒數,成為了我最難過的時刻。

在我們交往的七年裏面,最讓我難過的兩次倒數,一次是Vodka要到英國留學前,在機場,我無論如何都無法目送他離開的倒數。印象中我只記得,Vodka數到一的時候,他硬將我的身子轉過去,而我帶著滿臉的眼淚,一邊哭,一邊擦著眼淚不敢回頭的走出機場。

原本,我以為,那是最難過的「分開倒數」。

誰知道,一年前的「分手倒數」,才叫我心碎。

Vodka說,他愛上別人,不能再與我相處了,那是在一個慶祝我們週年的紀念日晚餐上,我記得我們還開了紅酒。

Vodka一如往常般的紳士,替我倒酒,替我夾菜,優雅的對我說出,分手的要求。我傻了,我哭了,我以為從英國回來後的他,已經決定和我走完這輩子,於是我大聲鬧著,吵到餐廳裡面的人,試圖要請我離開。

最後Vodka說了。

「你冷靜點,不然…就和我們往常的習慣一樣,來個…分手倒數吧…」

我不能接受的。分開倒數是因為之後還可以看到Vodka,擁抱Vodka,分手倒數…算什麼呢…

「五…」但Vodka卻不顧這一切,冷冷的看著我喊出。

我的眼睛像是要冒火般的。

「……四…」

「三」Vodka則是接得非常果斷,而我多麼希望他停止數數字。

「…………二…」拖長了時間,我知道,我還是得要吐出這個數字。

「一!」Vodka話一說完,立刻站起身走到櫃檯買了單,推了門離開,留下我一個人坐在餐廳內哭著……

在那之後,我幾乎生不如死,我甚至詛咒著Vodka,要他不得好死,詛咒他會有報應降臨。

然而眼前的他,真的嚇到我了。

「骨癌…」Vodka的母親,看著我,輕輕的吐出這幾個字。

「他說他想見見妳…」我目送著讓我們獨處的伯母離去,兀自在病床邊坐了下來。

Vodka插著管,帶著氧氣罩,這時他意識到我的存在,緩慢無力的手,邊抖動著將氧氣罩拿了下來。

「…來了……呀……」

「嗯…」我聽著他的聲音,眼眶就已經濕了。

「……我…這幾天…就很想…見妳…」我看得出,Vodka幾乎是用盡了全身力氣在說這些話。

「………現在你見到了…你先休息吧…我不能待太久…」我不想見他那麼辛苦,也不想在他面前崩潰。

「……不行……時間……不多…」他看起來,已經快要不能說話。我知道我得趕緊離開,讓他再戴上氧氣罩,減輕他的痛楚。

「你這樣不行……對了,記得我們以前的習慣嗎……」我想起了這個方法。

「一…」通常都是他先喊出的數字,這次卻由我先發號施令。

「………兒…二…」Vodka微微的笑著說,好像是在笑我還記得我們的默契。

「…三…」我輕輕牽著他的手,希望數完最後兩個數字,他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Vodka看著我,帶著微笑的,嘴巴似乎不打算再數出下一個數字。

「……Vodka…三了…三……」我哽咽了,因為Vodka的眼睛慢慢的闔了起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一次這麼希望他,再繼續喊出下一個數字。

「……三……」我大喊著,雙腿卻無力的,從椅子上,跪落至地上,而Vodka,再也不說話了……

我哭著,哀號著,也深深的體會到,分開,分手,和…分離,什麼才是最刻骨銘心的……

 

後記

前一陣子看了幾米的書。描述他怎麼樣創作自己的故事。

書中提到,他自己有種本領,就是可以記住畫面。

而我才發現,我自己有種本領(或稱為習慣),就是記住感動。

從小到大看過的電影或是書本或是生活中的感動,我幾乎會常常拿出來溫習。

這習慣讓我可以很快的想起很多感動,並且藉由這種感動,去創造出屬於這種感動的脈絡。

這篇故事就是這樣創造出來的。

最原始的想法是,同樣一句話,在不同的情況講出,會產生非常大的不同感受。

而電影情節裡面最常用到的就是,一句平常雙方用來應對的口頭禪,到了生死關頭的時候講出,那種渲染力,和感動,加倍強烈。

也許大家也可以想想,屬於你們之間的那句話,是什麼。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