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5 迷霧

Chapter25 迷霧

我擦拭掉眼眶的淚水後,眼前還是一片模糊。

是霧。

那是一大片霧。

看過不少驚悚小說和電影的我,確信霧的出現,代表某些事情會發生。

 

在我開車跟蹤他三十分鐘之後,我在林口的一棟新房子前面停下。

我看到了,這輩子我最無法接受的情景。

在我們即將結婚前,我發現了我最愛的男人,抱著一個小孩,與一名美麗的女人,另外擁有了這麼一棟美麗的別墅。

我真是不能接受。

回想起上禮拜,董事長的少爺,開跑車邀約我的畫面,我通通都拒絕了。

我和大衛熱戀的這五年來,我從來不相信我們的感情會變質,我愛他愛得堅信不移,我也相信他對我是天荒地老。

任何人問我,我都會回答一樣的答案。

存在永恆的愛情-因為我正擁有。

而如今看到的畫面,雖然讓我震驚,但是理智如我,還是可以分析出多種可能。

朋友的老婆。

多年前的好朋友。

多年前的女朋友。

只是不管是哪一種可能,我都無法解釋,為什麼這個女人不能讓我認識,為什麼這棟房子,不能讓我看見。

以我對他最近行為的推斷,他來這邊,應該是第五次左右。我看不下去,只好緩緩的將車駛離。在通往交流道的這段路上,前方的路卻越來越看不清楚。

我擦拭掉眼眶的淚水後,眼前還是一片模糊。

是霧。

那是一大片霧。

看過不少驚悚小說和電影的我,確信霧的出現,代表某些事情會發生。

 

無法看清的路,逼迫我將車停了下來。我將車子的大燈打開,坐在車上等待這團迷霧的散去,然而卻比不上我心中的謎霧來得令人迷惘。

二十分鐘後,迷霧散去,我開著車上了高速公路。一路上不斷反覆思考的我,想不出個所以然,最後,我決定直接打電話給大衛問清楚。

「喂!Pan,妳在哪裡?我在家裡等妳呀!」

大衛的家在新店。我驚覺他開車的速度之快,我還在高速公路,而他竟然已經回到家了。於是我驅車前往他家,打算當面對質。

開到新店市內,我感到些微的違和感,我說不上來,好像在迷霧之後,世界偷偷的改變了裝潢似的。

我有大衛家的鑰匙。我很迅速的,開了門進去,聽到浴室裡的聲音,我能判斷,大衛正在洗澡。

但,這個家的擺設怎麼都變了!

我的心中感到一種恐慌,但,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我一路往大衛房間走去,推開門的剎那,我越來越清楚了。

牆上掛了一幅巨大的結婚照,裡面的人是我與大衛。我急忙的翻出大衛往常放照片的櫃子,挖出了好幾本新的相簿,我看到了真相。

結婚宴會,結婚典禮,結婚照拍攝,那些我本來期待的場合照片,都在相簿裡面一一呈現了出來。

我的眼睛立刻搜尋房間內的日曆,終於了解怪霧所帶來的轉變為何。

這是2011年,我到了未來。我和大衛已經結婚三年。當我隨手翻著結婚時的那些照片時,我心中的迷霧也逐漸散去。

我看到了我們夫妻與那名美麗女子的合照,以及她手中握著的鑰匙。

是個驚喜。從一連串的照片我可以判斷,女子是別墅的主人,而別墅是我們慶祝婚禮的場地。

我心中慶幸著,那團怪霧的出現,原來是要告訴我,我心中的永恆愛情的而確切存在於我們之間。

正當我思考著要如何回到原來的空間時,我聽到門口有人開了門進來。

「大衛!我回來啦!」我聽到了我自己的聲音。

不知道是看過科幻片的影響還是怎樣,我直覺認為我不該與這個時代的「我」見到面,於是我躲進了衣櫃。

這個「我」一下子就走進房間,換上便服,放下了包包和手機等飾物,又走回大廳。於是這時候我趁機從衣櫃出來,打算離開。

忽然,我的手機和「我」的手機同時響了。

也許是因為三年前的我到現在都沒有換過手機門號,以致於當兩把同一個號碼的手機在同一個時空,有人撥打時,便同時響了起來。

我無法確定是有人找那個時候的我,還是這個時候的「我」。但是我很直覺的將手機接了起來,這時另一把手機也停止聲響了。

「寶貝,剛才妳很舒服吧!不過妳掉了個東西在我家,明天等妳老公不在時,妳再過來拿吧…」

我的肚子一陣反胃,立刻將手機切掉,丟到床上,全身發抖的畏縮在牆角。但我還是聽得出來,那是董事長少爺的聲音…找的是現在已經結了婚的「我」……

原來,發現自己背叛愛情時,比被別人背叛來得難受更多……

 

後記

我背叛過別人。

感覺很難受。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經驗。沒有這種經驗的人,總是會說,我被甩了,我被劈腿了,我最可憐。

當然開口提分手或是劈腿的人,沒有資格說自己慘,只不過,我還真想說,那種罪惡感,那種自己背叛了自己承諾的感受,還真不好受。

只不過,有時候開口提分手,是到了不說不可的地步,寧願自己了結那種狀態,也不需要再拖泥帶水的拖下去。

因此這種狠心,我覺得是必要的。

也因此,我常常會同情提出分手或是劈腿的那一方,因為事情,當然有可能是純粹花心,但是也有可能,是有內情的。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