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8 我不是三者

Chapter28 我不是三者

第一次與Phil見面時,他正優雅的一手拿著刀,一手倒著白色的鹽巴粉末灑在牛排上。

稱不上什麼深刻的第一印象,只不過認為他吃東西的口味比較重倒是真的。

這樣的朋友聚會,這樣的一個陌生人,一點都不奇特,卻沒想到在三個小時後,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

從汐止到基隆的順路旅途,成為了朋友聚會後,我們兩人單獨接觸的理由。

我不能否認,那幾個夜晚,我是孤單的,只因為離開了那個人。

沒想到就在到了汐止我家門口後,他的車,拋錨了。

Phil細心的要我上樓,但我進屋後卻看到雨滴大顆粒大顆粒的落下。

在房內看著窗外大雨下了十分鐘後,我不安的拿著雨傘又再度下了樓。果然,Phil還在雨中與他的老爺車奮戰著,我悄悄的拿著雨傘靠近了他,Phill回頭仰望看著我,笑了。

從此以後,我們開始了約會。

Phil對我很好,體貼,無微不至。但我也懷疑,以他的年紀,他的條件,不應該還沒結婚。

加上我剛被那個人傷過-那段我自以為名正言順,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是介入者的不堪過去。

因此我暗自決定要多重確認。

我記得那一天,我們約在中華料理餐廳裡用餐,我依然看到Phil倒了白色鹽巴在他的高麗菜上面,緩緩的回答著我的問題。

「妳不是第三者,永遠都不是…」

我很想相信,但疑惑不曾消失。

因為每每晚餐用畢後的九點一刻左右,Phil總是會假借上廁所,或是到餐廳外,或是到樓梯間打著電話。

某一次我聽得很清楚,他是這麼說的。

「寶貝,我愛妳!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不會分離…」

那種口吻,我太熟悉了,和那段傷透我心的過去一樣,那個人,對他老婆說話的口吻,如出一轍。

十點過後我會和Phil到旅館休息,但我知道,十二點以前,他一定會離開,就算是我還躺在旅館的床上,他也會自己悄然先行離開。

這一切,都太明顯了。

但我不知道為何,Phil的那句「妳不是第三者,永遠都不是」竟然讓我深信不疑。

只不過我的愛意與日俱增的同時,我的疑惑更是一層層的包裹住了真相。

那一晚,照例,吃完了飯,去完了旅館,在我假裝睡著之後,Phil留了紙條之後,離開了房間,我隨後下了樓,開著車跟蹤在其後。

他從來不讓我知道他基隆家的正確地址,不過我想就算只能跟到他家外面,知道了地址後,我也一定可以查出些蛛絲馬跡來。

因為,我再也不當第三者。

晚上十一點五十分。

奇特的是Phil急忙的停了車,門也沒鎖趕緊衝進家裡。而我,也因此可以輕易的偷偷尾隨他進入他家。

只不過,走到了客廳,我就已經聽到Phil在主臥房內的聲音。

「親愛的,對不起,我沒有晚回喔,我答應你十二點以前就是十二點以前回到家」

我的心,徹底的涼了。

當我一回頭,看見了桌上的許多鹽巴瓶,我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印象,就是他那重口味的飲食習慣,但今天,可能是最後一晚了,我的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

但,眼淚,在下一秒,凝結。

眼光跟隨著鹽巴瓶口上的白色粉末往上走,我看到了一個粉色的骨灰罈,以及寫著"愛妻XXX"的神主牌位。

上面的死亡日期,寫著的是去年九月。

我看著那一瓶瓶的白色粉末及這一切,心中恍然大悟,全身卻顫抖得無法克制,強忍心中驚愕,我緩緩的走進了Phil的房內。

只看到他跪在床邊,對著空盪的床位說著話。雖然,那是一張,雙人床……

「老婆,我愛妳!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聽著Phil的聲音,我也終於了解…我不是第三者,永遠都不是……

 

後記

常常文章寫多了,會對一些詞語產生一種鑽牛角尖的迷思。

諸如,第三者,到底定義為何。

上一本書說過,如果兩人之間都覺得彼此是最重要的人,那麼這時候試圖闖進兩人之間的人,都算是第三者。

不過,如果這兩人之間,有一人不是人的話,這定義又算成立嗎?

這篇文章就是在我這樣自問自答的過程當中,悄悄地產生了。

如果以這樣的定義看來,那個不成立的第三者,其實心情比起當第三者還要來得難過,因為他面對的對手,是一個可能永遠都無法捉摸的對象。

只不過,如果以我的角度來看,或是以現實情況來看的話,女方的確不是第三者,這段感情,其實是可以繼續下去的。

反正妳的對手不存在,不是嗎?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