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3 運將

Chapter33 運將

剛接受完電台的訪問,才說了愛情就像等計程車一般的理論,出了電台,我卻搶不到半輛計程車。

真的,我有點佩服自己。因為,說得真好。

女人談戀愛,就像是等計程車一樣,有時候外觀漂亮的計程車經過,妳想招手,卻發現車上有人了。外觀不乾淨,或是車種比較差的車,妳卻可能當做沒看見,就讓他空車過去了。不過有時候,時間到了,真的急了,車一來,通常就上去了。

當然我告訴大家的觀念是-永遠都有下一輛車,所以真的別急。

講雖講,不過我自己倒是有點急。

我是Joan。年過三十。十年前出道發行了唱片後,維持了偶像的地位好幾年,也讓我成為了知名人士,只不過,兩三年前開始,我的演藝事業已經隨著我的年紀增加而走了下坡。

這次會上電台訪問,也是因為主題是「年過三十的知名女人該如何追尋真愛」,我的名字,才會被再度提及。

這十年來,為了維持我的偶像地位,我一直沒有交男朋友。

當然,另外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當初我要出道時的男友,狠心拋棄我,而讓我從此埋首工作。

在一輛大型客運駛離之後,我終於看到烏煙之中有了輛車齡不小,外觀不佳的計程車停靠路邊,而乘客正要下車。

這真的是時間到了,我顧不得車的外貌,趕緊上了車。

「司機先生,麻煩華視…」

我看見司機從後照鏡一直盯著我看,不過身為公眾人物,我也習慣了,而我也知道等等他就會開口和我說話。

車子行駛了一段時間後,很意外的,司機依舊是透過後照鏡看著我,但是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被看得煩了,索性將眼光移開,不想再看到後照鏡內的那雙眼睛,於是我環顧車內,看看是否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很快的我看到了座椅背上的駕駛人身分。

「張,天,擎」我唸著唸著,笑了出來。怎麼和那個拋棄我的男人名字一樣。我再仔細的看了看照片,我的笑容頓時消失了。

天呀!根本就是他,那個十年前將我甩掉的男人。

這時候他似乎也發現我發現他的身份了,後照鏡內的眼神,很快的從我身上移開,而車內的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不知怎地,我的脾氣,漸漸的,想要發作起來。

「張先生,裝不認識呀…」我盯著他看。

他依舊開著車,似乎沒有打算說話的樣子。

「…裝沉默?看起來,你混得不怎麼樣…開起計程車了?」我想起當初他不說一句話,就離開我的時候,我一邊要面對媒體裝堅強,一邊又要壓抑悲傷,我講話的口氣,不自覺得越來越差。

他依舊看著前方開著車,沉默不語。

「你沒想到我後來這麼紅吧…你後悔了吧…結果你看你,現在竟然在開計程車…」我有種抒發怨氣的Fu。

「你覺得很後悔吧…你可以想辦法把我追求回來呀…不過我不見得會理你就是了…」我越說越爽,但同時也越說越氣,還沒到達目的地,我已經不想搭乘了。

「旁邊停,我要下車…」他二話不說停靠在路邊,而我隨手丟了幾百塊在他車上。

關上車門後,我迅速的搭上了路旁的另外一輛計程車,準備前往華視。

司機一見我就說話了。

「妳是Joan小姐吧,我們都好喜歡聽妳的歌喔…」

我脾氣未消,索性否認。

「不是,你認錯人了…」

司機自討沒趣,這時他的無線電響起,司機拿起無線電大聲的說起話來。

「間隔,間隔…好天A(台語)我載到一個客人,長得好像你以前女友Joan喔…」

我一聽,耳朵都豎起來了。

無線電那頭傳來像是張天擎的聲音。

「收到,賣亂講啦(台語)…我剛才還真的有載到勒…」

「間隔,間隔…阿…你沒有和她說…當初時(台語),你是因為要讓她當偶像,才故意騙她,和她分手喔…」

「…ㄟ…講那個幹麻…我看到她過得好…我就爽了啦(台語)……」

「間隔,了解……」

司機像是想到什麼了似的,回頭看我。

「啊對了,我們是要去哪裡呀…」

我一手用拇指扶著眼眶的淚,一邊說。

「……可以載我去找好天A(台語)嗎…?」

 

註:好天A(台語)=晴天,好天氣

 

後記

我常搭計程車。

對於計程車司機的種類,真的可以用五花八門來形容。

包括日本的,內地的,泛藍的,泛綠的。

不過我常常會觀察他們的車上物品,或是私人東西。

因為那會透露出他們的家庭關係。

包括了他們的對講機,常常會從裡面聽到很有趣的事情。印象中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分別搭了兩輛計程車,結果一路上就藉由對講機,我和我朋友聊了起來。

很特別的經驗。

也很想藉此說明小說創作的無界限。也許計程車司機不在讀者們的生活領域中,但是不能否定的是,這樣生活型態的人,的確存在大多數,而這樣生活型態的角色,也有權利成為小說裡的主角的。

不是嗎?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