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哪位

Chapter6 哪位

東區。

我快走盡忠孝東路,才終於在鬧區的邊緣找到了Jane口中所謂的高級音響店。

這還真是我平常不會走進去的地方。

我站在門口,透過落地窗往裏看,看到一個穿著不合身西裝的年輕人,正在招呼著客人。我索性走了進去。

「是的,這是我們最新的機種,重低音,音色比起無間道裡面的那套,可說是毫不遜色」年輕人正在向一旁的一對老夫妻介紹著產品,而音響裡播放出的歌曲是T&D雙人組合的出道曲「You and me」。

「喂!」我拍了他一下肩膀,年輕人轉了過來,那是一個不太起眼的男人。

我打量了他一下。

「你們這邊有個叫做Jay的嗎?」我說。

年輕人看著我,大笑了起來。

Sara,妳別搞我了,妳找我?大學畢業後就沒見過面了耶

你是Jay?」我真的驚訝了。

「不然呢?就算我們當初只交往了三個月,妳也不需要這麼見外吧!」

這下子我真的傻眼了。

天呀!我會喜歡這種男人?為他喝酒鬧了三天三夜?這男人平凡到下一次我在街上見到他,還是會問他「你們這邊有個叫做Jay的嗎」如此的無味。

而當年貴為校園之花的我,竟然會喜歡他。

「ㄟ…Jay,我問你你要老實回答我的所有問題喔

ok,這當然沒問題

「第一,當年,我們兩個,是誰追誰的呢?」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會喜歡上他。

Jay這時候平凡的五官上,竟然給我露出得意的笑。

「咳,當初我的確很喜歡妳,不過,是妳主動追我的

我有點不是滋味。

「好。第二,我們怎麼會分手呢?」

Jay這時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很奇怪,他的牙齒竟然會折射出光芒。

「咳,是我覺得,我們不適合,然後主動和妳說我們要分手的

我的嘴巴微微的抖動著,然後瞪大了眼睛看著他。過了五秒左右,Jay似乎被我看得有點心虛了。

OK,我承認,是妳每次約會的時候,都要帶著那群朋友,這事情讓我很沒有受到respect,好嗎?這就是真正的原因,妳想問的就是這個吧」

我自以為可以得到更多資訊的,卻在這個時候,感到更加困惑。

困惑的是,我越來越不了解真實的自己……怎麼會喜歡這種人呢?

Okay,很好,謝謝你,我得到答案了

我走出音響店,看著這繁華的東區,心裡還真是平靜不下來。

這時手機響了。

「老爸,怎樣啥?兩個禮拜後,要繼續婚禮?我又不喜歡Howard,幹麻還要結婚?什麼隨便找一個?你瘋了,我不說了」我隨手就將手機掛了。

這下子可精采了,當時因為我的腦震盪,而向所有來賓以及飯店改時間的老爸,現在才打電話過來和我說,兩個禮拜後,會再正式舉辦一次婚禮。

問題是,當初是我失去記憶才答應和Howard結婚,現在的我,怎麼可能再一次和他結婚呢?

我看這世界上結婚結的最隨便的人,除了伊莉莎白泰勒之外,就屬我了吧。

看著忠孝東路上的車流,我想起了離開醫院時,醫生和我說的話。

Sara,妳現在的記憶,就像是有好多好多箱子,在妳腦子裡,有大部分裝著『事情』的記憶的箱子,現在都已經打開了,但是有些屬於『感覺』的箱子,卻還要些時間,妳才會找到鑰匙,將它打開

這醫生,可以寫散文了,我說

竟然把失去記憶這樣的事情,比喻得如此詩意。

然而,我還真不得不佩服他形容得如此貼切,因為我自己很清楚,經過Jane或是爸媽的話之後,很多事情,我都想起來了,但是我現在最在意的,而且也是我最清楚的,是有一個關於「喜歡or動心」感覺的箱子,還沒有被打開。

也許其他還有些關於感覺的箱子,也是鎖得緊緊的,但我非常清楚,這個箱子,是最重要的。如果說,這些箱子,是被一起堆在我心中的倉庫裡的話,我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箱子,一定是放在最裡面的位置,而且,搞不好外面還有好幾隻神獸,在守護著它……

現在更刺激的是,要在兩個禮拜內,找到鑰匙,打開這個箱子,不然的話,一則是我不結婚,讓二老丟臉致死,二來就是,我囫圇吞棗,睜眼裝瞎,牙根一咬和Howard先渡過這個混亂的婚禮

然而我清楚自己,雖然個性火辣,但是最在意別人感受,在意別人因為自己而受窘,諸如老爸老媽,或是Jane……

想著想著,卻又覺得挺有挑戰性的,在這種戲劇性的時刻,我反而開心的笑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