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箱子

Chapter8 箱子

一個禮拜後,我決定,和Sam結婚。

雖然這個決定還是讓爸媽為難了好一陣子,但是比起婚禮流產,讓賓客們指指點點的窘態,爸媽顯然還是勉為其難的接受了。

而當我自己穿著自己設計的婚紗,以及Jane所精心幫我安排的婚禮排場之後,我衷心認為,這是一場不會讓我後悔的婚禮,Sam的新郎扮相,更是驚艷全場。

當新郎新娘進入會場,依照傳統流程主婚人致完詞後,Jane更在這個時候安排了一連串令我喜出望外的節目。

首先,是我們熱舞大賽的曲目。

Jane找回了以前那幾個隊員,然後重新打扮成我們之前設計的造型,把整個場面,炒得異常的火熱,彷彿時光,又回到了從前。

對於曾失去記憶的我,可以又看到大學時期的自己,這樣的節目,格外珍貴。

而我一直沒有看到的Howard,就在典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忽然出現了。

只不過這時候的他,是看不到臉的。

原來Howard把臉用衣服綁住,露出了肚子,在婚禮場上跳起了肚皮舞。

隨著異國風的音樂流動,Howard用他那極度不協調的肢體,穿梭全場,不但全場的賓客笑得不可開交,就連我那對嚴肅的父母,也笑了開懷。

「哈哈這傢伙,明明臉皮薄得不得了,卻敢做這種事情,真是哈哈夠意思Sam笑得連話都說不清楚。

而我看著Howard的肚皮舞,開心笑著的同時,好多回憶,在這個時候也一股腦兒的湧進了腦中。

我想起了大二那次騎車出遊的事情。

Sara,我和Sam借了兩台機車了,我載妳好嗎」Howard開心的跑來對我說,不過我看著他借的車子,臉色不怎麼高興。

可是,我想騎打擋車耶,那種小綿羊,我沒有興趣」我說。

於是,Howard自己跑去換了兩輛打檔車卻被Jane撞見,只不過,其實Howard根本不會騎。

我記得出遊的前一天,我在學校的後門處,偷偷看到了Howard在練習打檔車,撞得渾身是傷,跌了又爬,爬起來又跌,沒想到,第二天早上,他還是笑容滿臉的騎著車,載著Jane,和我們一同出遊。

我知道,Howard做這些事情,是想載我的,但是考量了自己的技術不佳,於是最後一刻他臨時要交換後座的人,才會有Jane和他『犁田』的事件。

從那一次之後,我就開始依賴起Howard,因為我知道Howard做每件事情,都會以我為優先考量。

但一直到此時,我還是不覺得對Howard有任何感覺的。

直到Jane告訴了我,她對Howard的感情,開始讓我掙扎不已。為了讓我心中逐漸萌生的罪惡感消逝,我試圖快速找個男生交往,想要脫離這個團體,成全JaneHoward,這才會有Jay這號人物出現。

只不過,即使如此,每次約會時,我的潛意識還是希望Howard能在身邊,才能有安全感,因此和Jay出去時,我總是藉著好友的名義,讓Howard以及Jane等人同行。

後來Jay受不了,主動和我分手,我反而苦惱著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面對JaneHoward,於是謊稱Jay劈腿,借題發揮,不去上課,藉酒狂歡了三天三夜。

回憶追溯至此,我那個「心動」的箱子,隨著某些畫面,打開了。

我想起了那段芭蕾。

為了讓我去上課,他們三人所答應我的事情之一-Howard在校門口放著天鵝湖的音樂,要迎接我去上課的芭蕾舞蹈。

那天當我抵達學校時,我看到旁邊的人不停的訕笑,因為Howard的肢體是多麼的殘障,他在學校可是系上的高材生,但他卻不顧形象的穿著男舞者的衣服,跳著,轉著,所有原因都只為了,答應我的事情,答應讓我笑著回學校。

而眼前肚皮舞的光景,竟然和當時的芭蕾,重疊了。

我看著Howard,我心裡想,我絕對,絕對,不能再忘記這段時光。

這一瞬間,他的每個姿勢,每種動作,好像都變成了慢鏡頭一般,在我的瞳孔裡,慢速的播放著。

而我,聚精會神地看著,捨不得漏掉他的每一個姿態,只因為我深刻的體會到,這個人,對我來說,真是這世上最重要的一件事物,我不能錯過,我也不會再錯過,要將這玩意兒,好好的,深深地,放在我的口袋中,細心保存珍藏著。

而我相信,這就是愛情。

因為我臉頰上緩慢垂下的眼淚,做出了最好的註解。

Sam察覺了我的異樣,嘴唇微開的他,卻沒有說話。

我的箱子打開了,什麼感覺,都回來了。任何一件Howard為我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任何一份因為他的體貼所得到的溫暖感,都在箱子裡找到了。

我任由眼淚流滿了新娘妝的臉,忽然,我站了起來,大聲的,對台上吼著。

Howard!!你在這裡做什麼!?

Howard的肚皮舞動作,因為我的聲音,慢慢的緩了下來,背景音樂也因為我的聲音,而漸弱停止。全場的人看著這個新娘,一時之間,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不是申請到了哈佛嗎?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呀!?

我的眼淚,不聽話的狂瀉著,只因為我想到,這個男人,實在對我做了太多犧牲了全場的賓客,此時依舊安靜地坐著不敢出聲

雖然我雖然我希望你留下來陪我,可是你明明考上哈佛了呀

我幾乎用盡了力氣,吼著。

Howard包著臉的衣服,被他用手慢慢地扯了下來,他的表情一樣木訥,只是站在台上靜靜的看著我。

全場的人,也是,靜靜的,看著我。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出車禍我急著開車去恭喜你」我停頓,又提高了音量。

才不是我才不想恭喜你,我急著開車去留你我是急著開車,去留你留你下來陪我

Howard這時候,靜靜的,從舞台上,往我的方向走過來。

「但是你這個笨蛋我只不過只不過是出車禍呀,你有必要就真的留下來照顧我嗎你去讀你的哈佛呀,你要為我做多少事情呀……

舞台邊的Jane聽到這裡已經了解了,我身邊的Sam也在這時,全部都了解了。

Howard慢慢的,走到了我面前,用他那溫柔的眼神看著我。

只要妳開心我怎樣都好Howard說。

我眼淚不停的看著Howard,自從恢復記憶以來,我似乎沒有好好的看過他,我心裡想著,如果一開始我就好好的看看他,看看這個男人,也許我的記憶,我的箱子,早就開啟了

我緊緊的抱住Howard,什麼都不想管,這個男人,我不能夠再忘記,我不能夠再忘記我有多麼愛他

只不過這時全場一片騷動,大家都鼓譟了起來,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

Sam趕緊走到了舞台邊,示意Jane上場。

Sam自己則是拿起麥克風,朗聲說著。

「是的各位,這就是這場婚禮最大的高潮,大家不是本來都很意外,原來的新郎,怎麼會變成我呢?因為這是我們這群好朋友特意安排的,這是新郎新娘當初定情的回憶重演……讓我們一起,用力的,祝福他們……

Sam極盡能事的鼓動全場,Jane帶領著剛才的舞者,將音樂又再度熱鬧的播放起,氣氛一下子達到最高潮,全場賓客這時才恍然大悟般,熱烈的鼓著掌,還有人興奮的用力吹著口哨叫好。

我驚訝的看著Sam,只見他迷人的臉龐,擠出了一絲笑容,而我也看到台上的Jane,使了個幸福的眼色給我

感謝,你們我最愛的朋友們……

我在心裡低聲的告訴自己,今後不管會忘記任何事情,我再也不能忘記,我愛你

後記

故事結束了,不知道妳喜歡嗎?

其實有很多感覺想要分享,只不過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接受到就是了。

會不會有人也希望,哪一天自己忽然恢復記憶,變成了其實自己心目中喜歡的個性,或是增加了更多自己偏好的回憶。

我都覺得,那種事情,非常主觀。

想要什麼樣的回憶,其實自己可以主導,去創造不就得了,何必羨慕別人呢?

當然這故事最重點的事情,還是在說明感覺這件事。

很多人記憶很深刻,但是感覺不清楚,好像記得了當初交往的過程,我追妳,他追我,只不過,那時候的感覺,還記得嗎?

我曾經有一段交往四五年的感情,在那段感情中,其實在第三年的時候,我就開始冷卻了,不過我試圖溫習

吵架的時候溫習一下當初初吻的感受,平淡的時候,聊聊當初曖昧時期的感覺,我覺得,挺有用的耶

不知道我想傳達的,你有接受到嗎……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