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2 宅男的生活

Track2 宅男的生活

場景是伸介的國小禮堂內。

很奇妙的,頂著黑人頭的高伸介,捲髮下的臉,卻是現在他28歲的五官,現身在這個小時候常出沒的地方。

而瞬間,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背景音樂響遍了周圍,高伸介很本能的拿起麥克風,唱起了當年相當流行的歌曲。而台下也不知道從哪裡閃起了,一整片的鎂光燈,此起彼落。

沒記錯的話,那是小蟲所譜寫,周華健所演唱的「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伸介娓娓的吟唱著前面的主歌,就像是說著情話給愛人聽一般悅耳。

伸介的聲音唱到副歌處,響透了整個禮堂。但是可怕的是,從遠遠的地方,走出了一個打扮得有如小公主的女孩,但伸介怎麼樣都看不清楚她的臉。

伸介一邊唱著歌,一邊揮手要女孩過來。

但是女孩走到一半,腳步就停了下來。這時女孩全身像是痙攣似的抽搐著,接著就在伸介的面前,開始狂吐,這個畫面,讓伸介唱的歌曲,走調了…

伸介從來沒有走音過。自從他有記憶以來,他從來沒有在唱歌的時候走音過,就算是再怎麼樣吵雜的環境裡面…

這個驚嚇,讓伸介無法接受,心裡一陣驚慌之後…於是,伸介醒了。

因為這個可怕而奇特的夢,伸介終於在他那不到十坪大小的房間內醒來。他的汗衫上,被冷汗濕透。

伸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幹麻?又做惡夢?」冷不提防,伸介自己一個人住的小房間裡面,忽然有別人的聲音出現。

「哇靠,祐希,妳怎麼進來的?」伸介雖然驚訝,但也不太緊張,畢竟祐希在他房裡出現,也不是什麼太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你房門沒鎖…」一頭短髮的祐希,冷冷的說著。

剛睡醒的黑人頭,雜亂無章,加上一臉睡意的眼神,伸介看起來,活像個流浪漢。

「你趕緊去刷牙洗臉唷,不然等一下狗子和我朋友來了,就要開打了……」祐希起了身,直接將伸介房間靠著牆壁的那張麻將桌攤開。

「…你們……當我這邊是賭場呀……我還在睡覺耶……」伸介抓著頭說。

「拜託,每次打牌,贏錢的還不都是你,你廢話個什麼勁呀…」祐希很快的架好了麻將桌,並且把麻將拿了出來。

「說得對,贏錢的人還嘮叨什麼…」聲音從門外傳來,而說話的人正從房間門外走了進來。那是一個有著大大的啤酒肚的男子,頂著一個大平頭,腳下踩著一雙人字拖。

「狗子……你今天不用上班喔?」伸介戴起眼鏡,起身走到廁所,開始準備刷牙洗臉了。

「我今天休假……」大平頭回著話。

「最好你每天都休假勒,你這個月已經休十幾天了吧…」伸介滿嘴的牙膏泡沫說著。一旁的祐希已經彎下腰,伸出手在伸介的床底下探索著。

伸介這時從鏡子反射中看到了祐希的動作,急得趕緊跑出浴室大叫。

「妳要幹麼啦…」伸介一手握著牙刷,一手抓住了祐希的手。

只不過祐希的動作比伸介還快。

「我要找麻將和籌碼呀…這是啥?」祐希高舉著她從床底下搜出的東西。顯然是一本剪貼簿。

「哇靠,你宅男喔…一個日文碩士竟然幹這種事情,你該不會每天看這個在打手槍吧?」祐希大叫著並且翻閱著那本剪貼簿。

剪貼簿裏面的內容,幾乎都是同一個人的照片以及新聞,看起來,那是一位偶像女明星。

狗子順手將祐希手上的剪貼簿接了過來。

「伊娃?媽呀高伸介,你喜歡這種公主風的女生…」狗子看到一半就被伸介狠狠的給搶了過去。

「關你們屁事呀…不是要打牌嗎,趕緊拿麻將啦…」伸介沒好氣的將剪貼簿又再度的放回了床底下。

對這兩個好友,伸介的確沒輒。

狗子和祐希都是伸介國中時期的好朋友,狗子是伸介的同班同學,但祐希就比較特別,國一下學期才從外校轉來的祐希,一直以短髮平胸的造型出現,雖然五官清秀,但伸介和狗子心裡都清楚,祐希對男人沒興趣。只不過,大家心照不宣,三個人的感情總是如兄弟般密切。

伸介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情是,國中時期伸介因為在走廊上撞到了隔壁班的大哥,引發了校園戰爭,大哥帶了十幾個人在門口準備圍剿伸介,沒想到,一旁的祐希卻出面要保護伸介,隔壁班的大哥一看是個女生,反而無法施力,就這樣,祐希阻止了一場惡鬥。

從那次之後,伸介就知道祐希不是一般女孩子,而狗子和他們之間,也因為這樣廝混而感情與日俱增。

國中畢業後狗子就去當學徒了。一直到現在,已經是餐廳的主廚。而祐希大學畢業後,則是到雜誌社當起廣告業務,因此常常中途翹班跑來伸介家裡。

伸介心裡很清楚,這兩個好友知道他研究所畢業後沒有工作,因此刻意找了牌搭子來家裡,找機會讓伸介賺點外快。

很神奇的是,伸介總是會贏錢。

於是自從研究所畢業後到現在的這半年多,伸介就一直過著白天打牌,晚上打鍵盤翻譯日文情色文學,兩份工打起來,也夠養活他自己了。

只不過,對單親家庭的伸介來說,這樣的薪水,遠遠不夠。他心裡想的是,有朝一日,自己賺的錢可以讓宜蘭的母親,不用再去餐廳幫人家洗碗,也不用再住在親戚的家裡,供人家使喚。

沒多久,祐希的朋友來了。

「…在這種地方打牌嗎……」這是每個祐希帶來的朋友,看到伸介的房間後統一的反應。因為地方實在太小,也實在太亂了。

祐希點點頭。

「好了,別廢話了,上桌了。我們打一百二十,正字正花,卡張獨聽有台,沒有一炮兩響,不過有三響,沒有尼姑尼姑,大三元清一色都是八台…」祐希一口氣唸完了他們平時玩的麻將規則後,伸介連那朋友的名字叫什麼都還不清楚,就已經上桌了。

每次上桌,伸介總是抱著拼命的心。

因為,他沒有錢,他不能輸。

很幸運的,一直到了晚上十點半左右,結算下來,伸介這天贏了四千多元,總算是接下來的生活費有了著落。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2 Comments

  1. 我不知道要說啥?

  2. 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測試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